• logo

宗教

大陸到處可見的「沙縣小吃」為什麼客人變少了?

除了黃燜雞之外,還有沙縣小吃曾經也是紅遍大陸各地。沙縣小吃起源於福建省三明市的沙縣,是具有沙縣當地特色的一系列小吃的總稱,屬於閩菜,現為中式小吃的一個重要分支並成為了廉價小吃的代表。 沙縣小吃的食物種類非常多、價錢又便宜,不光是在福建地區火,還傳遍了中國的大江南北。沙縣小吃有很多簡單的特色美食,如扁肉(台稱扁食)、燒賣、板鴨、豆腐丸等等。 沙縣扁肉,福建地區很常見的一種小吃,由餛飩演變而來,最出名的還是沙縣扁肉。在沙縣小吃琳琅滿目的食物中,扁肉十分受人歡迎,是最有人氣的。沙縣扁肉特別薄,皮薄餡多,久煮不爛。煮熟後再撒一點翠綠的蔥花,更是香味撲鼻,十分誘人。 沙縣燒賣,古時候稱為「稍梅」,因為燒賣的收口處褶皺特別像梅花,所以得此名。沙縣燒賣的麵皮薄又透明,包進上等龍口粉絲、肉等餡料,吃多了也不覺得膩,健胃易消化。除了鹹味餡料之外還有甜餡料,白糖餡、還有餅丁、紫菜、桔餅丁和研碎的花生等。 沙縣板鴨,用農家飼養的半番鴨製作而成的,板鴨色澤黃潤,不用添加任何調料,隔水蒸十幾分鐘就能食用,清香不而油膩。 沙縣豆腐丸,製作十分簡單,把鮮豆腐加上雞蛋、薑汁、胡椒粉等調料一起攪成糊,然後舀出來包入肉餡,煮熟以後就可以食用。 沙縣小吃漸漸不再火紅,主要還是出現了很多山寨版的沙縣小吃,味道不純正十分影響用餐體驗。再加上沙縣對於品牌管理不是很嚴格,各種山寨小吃店打著沙縣的名號賣著一些不好吃的食物,使得正版沙縣小吃都遭到連帶打擊。 第二個原因以前沙縣小吃的價格十分便宜,分量也多,對於上班族和學生來說經濟實惠又省錢。後來不管是正版沙縣還是山寨沙縣的價格都一路上漲,慢慢地吃沙縣小吃的人就越來越少了。 除了這兩個原因之外,沙縣小吃的菜品缺乏新意,時間一長,可能就會膩了。一成不變的東西最終都是會被淘汰的,如果沙縣小吃能夠繼續創新的話,可能也不是現在這樣的局面。

1.4萬員工找人打卡 京東劉強東嗆:不拚搏的不是兄弟

據京東內部統計,在京東,代打卡甚至形成了產業鏈,每個月有1.4萬人次找別人代打卡。據《北京商報》指出,京東針對此問題嚴抓考勤。京東創始人劉強東甚至在5月24日的高管會議上說,「凡是長期業績不好,從來不拚搏的人,不是我的兄弟。」 進入「618購物節」倒數時間,各家領頭電商企業均在積極備戰大促,員工工作效率和產出考核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嚴格管理工作鬆懈問題,能有效加強公司在關鍵節點的業務凝聚力和競爭力,在激烈流量比拚中占據優勢位置。 紅星資本局指出,針對近期員工代打卡已形成產業鏈,京東內部調查,每個月有1.4萬人次找人代打卡。代打卡一次收取15元(人民幣,下同),一個人可替20個人代打卡。一位京東員工透露,有一些實習生兩個月都不來,通過代打卡,騙走了公司1.5萬元的工資。另一位京東高管則強調,在京東出現了代打卡的微信群,代打卡一次收取15元,一個人甚至可以代20個人打卡,一天就能掙300多元。 京東針對此問題嚴抓考勤,午休時間由兩小時縮短為一小時,且取消午休關燈。京東創始人劉強東在5月24日的高管會上說,「凡是長期業績不好,從來不拚搏的人,不是我的兄弟。」 前述員工證實,午休變化大概在兩周前實施,之前對午休時間要求不太嚴格,但現在中午1點就嚴格要求工作。京東此前午休時長2小時,可以熄燈睡覺,相比其他網路公司,部分員工要休息到2點過才開始下午工作。 據瞭解,其實在去年年底,劉強東就對京東的管理層表達了嚴重不滿,一是整體的組織效率,二是集團的戰略失焦。紅星資本局表示,京東對於此次嚴格考勤制度實際上是變相裁員的說法,予以否認。京東高層承認管理模式過於鬆散,集團體系存在「大企業病」,甚至比「國企還國企」,致公司在激烈的競爭環境中發展緩慢、業績發展不達預期,因此推出了更為嚴格的考勤制度。 京東近三年財報顯示,其2021年至2023年員工總數從39萬增長到52萬,員工人均年創收金額分別約為246.94萬元、232.25萬元、209.76萬元,兩年內下降約37.18萬元。 對於網路流傳的8條京東考勤新規定,包括鼓勵員工舉報身邊不投入工作的現象,京東方面表示否認,稱對該謠言已報警,大陸公安機關已經開始立案偵查。

雙城論壇上海踩線團今訪台 蔣萬安:邀龔正來台

賴總統520演說後,大陸普遍反應負面評價,國台辦稱「台獨白皮書」,東部戰區更舉行軍演回應。不過,兩岸交流似未受到太大影響,如福建海峽論壇確定6月15日舉行,台北上海「雙城論壇」預計7、8月召開,上海踩線團今抵台,台北市長蔣萬安說,雙城論壇仍照常辦,市府邀請上海市長龔正訪台,目前邀請層級也不變。 今年由台北市政府主辦的台北上海雙城論壇,仍按預定計畫進行。上海市政府的雙城論壇踩線團,今起一連4天到台北市踩點,並洽談細節。不過受到賴清德520演說及立院陳抗行動,是否是上海踩線團低調的原因?對此,台北市長蔣萬安說,市府其實都是依慣例,進行相關的事前作業。 蔣萬安說,他過去就說,台北上海雙城論壇是目前兩岸間官方僅存交流溝通的機制,市府都很希望持續維持,且特別在「兩岸關係愈緊張,愈需要溝通交流」。 此外,媒體問到五月天、蔡依林等藝人被迫表態「我們中國人」,會否影響雙城論壇,蔣萬安僅說,他說過,雙城論壇是目前兩岸間官方僅存交流溝通機制,市府都很希望持續維持,且特別在「兩岸關係愈緊張,愈需要溝通交流」。 今年雙城論壇籌辦,上海工作團和先前台北燈節到訪官員一樣,由上海市台辦聯絡處長徐皓帶隊前來。台北市觀傳局長王秋冬今赴議會備詢表示,今年雙城論壇未受兩岸氛圍影響,北市府仍會邀請上海市長龔正來訪台,邀請層級不變。 談到上海踩線團,王秋冬說,就是依陸委會核准行程來走,這是先期工作團,因層級緣故應該沒什麼大影響。至於立院周圍陳抗,王秋冬說,這是兩回事,就是依正常的操作方式。 王秋冬表示,今年北市府邀上海市來訪雙城論壇層級,還是會邀上海市長龔正來訪,至於今年雙城論壇的主基調,雙方在哪些方面合作,目前尚未確定。

【禪與科學】從能量醫學探討 加持力會影響人體能量嗎?

文/蘇立仁博士 國立中央大學科技反毒教育與研究中心主任 正規的西方醫學,把不同於實證醫學的醫療檢測與治療方式,統稱為「互補整合醫學」或「另類醫學」;其中,能量醫學就屬於這個領域。 實證醫學著重的是病理與臨床診斷技術的改良、基因分子機轉的偵測、以及如何治療疾病;而能量醫學認為,維持人體正常運作主要是靠能量系統,一般比較為人所知的就是經脈系統和脈輪系統。 排除能量干擾 疾病自然消除 能量醫學認為,一個人在發生疾病之前,必定是人體的能量系統出現異常,處理的方法是延續和調整動態能量的系統。他們認為,既然是系統受到干擾,那就設法解決這個干擾,讓身體能量不致受到阻礙。換句話說,只要系統能夠正常運作,疾病自然就會消除。 「南氏減敏療法」就是其中一種能量醫學範疇的療法。 南氏減敏療法(NAET,Nambudripad’s Allergy Elimination Techniques),在國外是自然醫學相關的醫師用來治療或調理過敏體質病人的一種非侵入性療法,不需吃藥,也不用打針;在自然醫學中,是以能量來調理生理的一種治療方法。 在美國官方的網站顯示,世界各地約有1萬2000名相關的醫療從業人員,接受過這種療程的程序培訓,並在各個國家提供服務。 此療法是由Devi S. Nambudripad博士於1983年提出,他應用了整脊學、針灸學及營養學的原理,發展出一種可以去除各種過敏、及治療因過敏引起的疾病的方法,據說這幾年已治癒了數以萬計的過敏病例。 台大醫院李嘉哲醫師便時常應用此療法來治療過敏,他曾說,從能量醫學的角度來看,有些物質在接近人體時,其能量訊息會干擾人體的經脈系統,造成氣脈流通受阻,進而引發過敏反應。 不過,雖然網路上可搜尋到許多成功案例的相關報導,但在西方醫學期刊資料庫裡,屬於正式醫學研究報告的論文並不多,目前僅檢索到兩篇個案報告,一篇是談論利用南氏減敏療法幫一名3歲孩童排除食物過敏的問題,另一篇是緩解食用花生所產生的過敏反應。 調整環境磁場 讓身體更健康 近年來,透過南氏減敏療法的測量方式,也衍生出一些不同面向的應用,比方以能量醫學來量測空間環境的磁場變化,就是其中之一。 幾個禮拜前,有幸認識了一位開南大學健康管理學院的助理教授,他本身是一名臨床醫師,非常推崇這種治療方法,同時也將此療法使用在病人身上。不僅如此,他還應用在風水與磁場的研究上。 那次會面,本來我們一行人是要去該校尋求有關解癮戒毒相關輔具的開發合作案,卻被這位助理教授帶去參觀校內的一個空間氣場實驗所,在這個空間裡有樑柱,一般對風水稍有概念的人都知道,樑柱下方的氣場對人體而言,要比沒有樑柱的位置來得不好,也較不健康。 他找了我們其中一人作測試,當此人站在沒有樑柱的地方時,平舉的手臂是不容易被壓下來的,顯示他所站的位置對人體是相對健康;可是當他站到樑柱下方時,就很容易把他的手壓下來。 有趣的是,如果把樑柱旁的窗戶打開,讓空氣流通,然後再站在樑柱下,則平舉的手又無法壓下來了。 從這個實驗,依這位助理教授的推論認為,這是一個可以運用在調整住家或所處環境變成比較健康的方法。 過去,在科幻或超科學的電影裡,常會看到擁有特殊能量的物品、與宗教相關的聖物、道行甚深的高僧衣物或遺物,外太空的隕石…等等,會讓人產生不可思議的生理及心理變化,像是恢復健康、變年輕、乃至長生不老等等。 加持力會改變人體磁場 有助健康 在現實生活中,也有許多信眾或教友會佩戴屬於自己教派的圖騰或加持過的聖物,希望能讓運勢順利、身體健康。此外,一般人也認同「接受上師的祝福或佩戴加持過的聖物,可以趨吉避凶」。這也是為何每逢特定節日或祭典時,都會有這麼多人去廟裡排隊求福袋,或是參加祈福儀式的原因。 然而從科學角度來看,這一切都真的有用嗎?持有證道上師加持過的物品,對身體健康又會產生什麼變化? 前陣子,筆者參與了一個大型聚會活動,恰巧該活動也有類似的實驗,可為加持力的科學性再添一分佐證。 那個實驗很簡單,就是讓受測者把一隻手放在身上比較弱的器官上,或是有慢性病的部位,另外一隻手則平舉,這時可以很容易地把受測者平舉的手壓下來(如下方左圖)。但如果讓受測者在按壓器官的那隻手上,同時握著一個被加持過的物品(如佛卡之類),然後再去壓另一隻平舉的手,就壓不下來了(如下方右圖)。 這個結果顯示,經過加持過的物品可以讓人的生理狀態趨於健康與正常;而且這種被加持的物品不需限定材質,也不一定要有宗教圖騰,即使佩戴的位置不同,也一樣可以產生全面性的效果。 另外,黃金龍博士也曾發表過類似南氏減敏療法的「單臂肌力法」實驗,當受測者與上師相應後,也會出現無法將平舉的手往下壓的結果。 西方醫學已認同禪定可改善體質 至於改善過敏體質,禪定的確是可以達到很好效果的方法,以筆者為例,從小就是一個過敏兒,尤其是呼吸系統,從有記憶開始,就和過敏性鼻炎結下不解之緣,只要遇到天氣變化或感冒,就十分不舒服,甚至無法上學。 尤其現在環境汙染嚴重,耳鼻喉科醫師總認為像我這樣的疾病是無法根治的,建議我出門最好戴上口罩,以避免粉塵及空氣汙染的危害。 但在30年前,我開始修印心禪法和達摩動禪,如太陽百歲禪、達摩無相神功等等,才短短半年,鼻塞問題就得到明顯改善,發病次數日漸減少,不像過去那般頻繁地進出醫院。大約兩年左右,過敏性鼻炎就自然而然地消失了。 許多西方醫學期刊都提到,禪定或靜坐會影響心理狀態,讓大腦的副交感神經系統得到活化,減緩心跳速率及呼吸次數,進而達到穩定情緒的效果。不僅如此,在生理方面,尤其是血液生化值,可以抑制發炎因子的產生,減緩不明原因的發炎,甚至避免自體免疫反應相關疾病的發生。 尤其學習禪定,或是以禪定作為疾病治療的方法,是沒有年齡限制的,而且它是非侵入性、不需服用藥物、不會造成身體不適的副作用,甚至可以根本改變生理上的不良體質;這麼好的身體保養方法,真的非常值得全民一起來學習。 參考文獻: 1.NAMBUDRIPAD’S ALLERGY ELIMINATION TECHNIQUES (https://www.naet.com). 2.能量醫學(ENERGY MEDICINE)介紹(https://vitabuty.com/introduction-of-energy-medicine-and-alternative-health-care) 3.Terwee CB. Succesful treatment of food allergy with Nambudripad's Allergy Elimination Techniques (NAET) in a 3-year old: A case report. Cases J. 2008 Sep 19;1(1):166. 4.Nambudripad R. Alleviation of Peanut Allergy Through Nambudripad's Allergy Elimination Techniques (NAET): A Case Report. Glob Adv Health Med. 2014 Jul;3(4):40-2. 5.黃金龍博士「相應共振生正能量—上師相應法實驗探討」禪天下雜誌第170期34-39頁 蘇立仁博士 小檔案 學歷:國防醫學院生命科學研究所博士 現任:國立中央大學生醫科學與工程學系副教授 國立中央大學科技反毒教育與研究中心主任 國立中央大學高通量實驗分析核心設施主任 財團法人博愛文化基金會董事 財團法人世界領袖教育基金會董事 中華民國天然藥物協會永久會員 愛群生醫國際董事 社團法人婦幼健康促進協會專業諮詢委員召集人 修行資歷:自1990年修行印心禪法迄今

【搶救遷台歷史記憶庫-9】當年晏起的國家迎頭趕上 從前早起的國家今天如何

編按:凋零不可逆,搶救不容緩,兩岸故事在時間的字句中飛奔。沈春池文教基金會「搶救遷台歷史記憶庫」計畫,期能為大時代的悲歡離合留存歷史見證,珍藏可歌可泣的「我家的兩岸故事」。 2021年的最後一天,原想犒賞自己,睡到自然醒,睡掉一年的疲憊。不料,天色微明,還是醒轉了過來。 朦朦朧朧,回想起過去這些年的晨起。 住在木柵時,捷運木柵線開始興建,從木柵到台北市區,無論是走軍功路(如今的和平東路四段),經莊敬隧道出六張犁,還是走興隆路、經辛亥隧道出辛亥路,都得塞上個個把小時。每天早上,一家三口,七點不到就得出門,先將稚子送到仁愛路福華飯店對面、空軍官兵活動中心旁巷子裡的托兒所,再飛車將太座送到忠孝西路的衙門簽到,然後,反向驅車前往忠孝東路、基隆路口的聯合晚報上班。 遷居基隆路後,老大上小學了,早起習慣依舊,只因得趕在七點半以前將孩子送到位在四維路的建安國小。 離開媒體,轉戰商海,每天早上固定將鬧鐘定在六點二十,匆匆梳洗後,將兩個孩子輪流喚醒,吃完早餐,再將他倆送到學校。老大上了大學後,無須我操心,只剩下送小兒子上學的任務。 小兒子高中念的是東山高中,東山高中校車每天早上六點半在仁愛國中邊門處上車,逾時不候。高中男生,哪有不貪睡的?每天早上,我穿上運動服,拎著籃球,陪著兒子去搭乘校車,順便到仁愛國中的籃球場,自我磨練球技。那一陣子,曾經創下罰球線上、連續進球二十一顆的輝煌紀錄,也算是早起的另類收穫。 投身商海二十年間,兢兢業業,每天早上將孩子送到學校後,便轉往辦公室,埋首工作。開放外資投資行動通訊業務時,我經手了好些國際通訊公司在台投石問路、撰寫標書的業務,忙得不亦樂乎。儘管,夜裡常有交際應酬,杯觥交錯,深夜返家,仗著年輕,第二天早上依舊能夠準時起床,準時將兒子送到學校。 1992年秋天,初履北京,下榻新修建的西苑賓館。天不亮,就被鄰近小學擴音器裡的革命音樂給喚醒了。信步走出賓館,空氣裡瀰漫著燒煤球的味道;街頭上,零零星星的腳踏車架著賣薄脆、油條的小攤,我一時興起,用五毛的人民幣(還是外匯券?)買了一副薄脆夾油條,外加一杯豆汁。薄脆夾油條,類似小時候吃的山東薄餅,味道尚可,豆汁酸臭,不敢恭維。 三十年前北京秋天的清晨,空氣冷冽。騾子驢子拉著煤車,趕車的漢子,拿著鏟子忙著接下拉車畜生、邊走邊拉的屎。綁著紅領巾的孩子,揹著書包,嘻嘻哈哈地湧往學校。我好奇地跟著學童的步伐,走進學校,一旁的孩子,十分很警覺地瞧著我這個陌生人,學校老師忙不迭地跟上來,詢問我的來意。學校穿堂牆壁,貼滿了學生的繪畫以及作文作品,布告欄上,斗大的標語張揚著,一如我們念小學時那般。 那天早晨,我看見了一個似曾相似、卻又陌生的中國人社會。 兩千年的冬天,我和一幫朋友前往上海考察弱電市場,下榻在徐家匯的華亭賓館。華亭賓館位在漕溪北路一座高架道路出口,甚為熱鬧。那時節,上海沒有供暖,冬天濕冷,比起北方的乾冷,更為難受。 華亭賓館是五星級的國營賓館,(雖有供暖,但隔音甚差。我們住在高層,緊閉窗戶,外頭車馬喧囂,依舊清晰可聞。) 第二天清晨,天色未明,沒來得及用上叫床系統(很奇怪吧?那時,大陸將morning call翻譯成叫床系統!),外頭的車聲、喇叭聲提前吵醒了我。拉開窗簾,向下俯視,高架橋上,車輛一輛接著一輛,漕溪北路上,送貨的貨車、板車、腳踏車、私家車,匯成一首吵雜的車輛交響曲。定睛看去,人行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已經開始活動著,街角一處小廣場,音樂響著,好些男男女女居然在冷颼颼微明的清晨裡,跳著廣場舞呢! 那天清晨,我看見一個城市早起的活力和崛起的希望。 兩千年的上海,中國大陸最高的金茂君悅大廈剛剛落成,磁懸浮列車還在建設中,浦東機場第一航廈剛剛啟用一年,地鐵網路還稱不上規模,站在浦西浦東高樓酒店窗前,向外眺望,盡是建築工地裡高高低低的起重機。2010年,上海世博會光彩揭幕,我們全家,繼2002年後,再訪上海,上海已經不再是八年前記憶中的上海了! 混跡商海二十年,進出大陸四十多個城市,我依舊保持著早起的習慣。一來,早起可以到酒店附設的運動中心,游個泳,活動活動筋骨,整理整理思緒;二來,大陸的機關和官員到班時間甚早,也常和我有「早會之約」。兩千年後的大陸大城市,無有不塞車的,早會就得早出門,早出門就得早起。就這樣,我有更多的機會,觀察大國崛起過程中的許多早晨。 雖說,地理位置和氣候不一定和國家總體實力成正比;不過,在天寒地凍環境裡,早起的人們,必須和嚴寒的氣候拚搏,或許就有著更多鍛鍊自我的機會;而四季分明的氣候,或許也會逼著人們思考更多順應氣候環境的辦法,創造更多的商機。或許,這也正是改革開放後中國迅速崛起的原因吧! 年歲漸長,遠離商海,總覺在睡眠這檔事上可以對自己寬容些,不須像過往那般般黎明即起,再加上搬遷到大台北外圍的蛋殼區後,為了避開高速公路塞車的路段,早起,已然不再!如今,五點起床,因為夜尿,七點半起床,算是早起,八點醒來,算是正常,晏起,彷彿是種享受。 舊歲將盡,天明驚醒,思想起國際競爭,兩岸競逐。當年晏起的國家,迎頭趕上,乃至超前,從前早起的國家,如今如何? 本文取自《台北舊事──一個外省第二代的生活記憶》專書 本專欄與財團法人沈春池文教基金會合作

「舔狗經濟」崩盤 大陸男性不再無尊嚴、花大錢買愛情

大陸近幾年520(我愛你的諧音)的送禮熱潮退去了,大量的玫瑰花乏人問津,原因是大部分的男生都受夠了當「舔狗」(就是指在追求對象時,無尊嚴、無底線地付出)和被「舔狗經濟」(男人盲目為女性花大錢買禮物)綁架的日子了。 據網易「戶外阿嶄」的分析,隨著網路和手機普及,那種愛她就無條件給她花錢,甚至胖貓事件那種愛她連命都不要的理念,很快就在民間傳播開。任何有關於舔狗的消息和案例,普通人都能在第一時間掌握。什麼哪個地方為了娶老婆,又給出了38.8萬、68.8萬(人民幣,下同)的彩禮;誰誰誰又送給女朋友一輛賓士一套房;哪個大學生又為了送女朋友禮物啃了3個月的饅頭等等。 再加上業者們為了盈利,拿捏住舔狗們對稀缺資源的渴望心理,利用各管道大肆宣揚「愛就送禮」的理論,把各個節日甚至清明節跟自家商品的意義強行關聯。就是為了借由舔狗之手,賣掉自己的貨。為了讓廣大男性們乖乖掏錢,將各種節日打造成購物狂歡節,甚至將一些諧音的日子也包裝成情人節。 如果男人不隨波逐流,那麼就會被扣上鋼鐵直男、摳男的帽子。不僅僅是針對男性,業者為了盈利也一直在對女性洗腦。闢如男人愛你就會給你花錢,女人就必須奢侈品滿身,擁有最好的生活。 甚至逐漸讓女性認為:男人如果到30歲,還沒有車沒有房,沒有百萬存款的話,那這男人就是「廢物」。男人不能夠拿出38.8萬彩禮的話,那這個男的就不值得託付。 舔狗經濟確實曾經促進消費,拉動經濟。但是面對資本反覆的洗腦盤剝,男性開始慢慢醒悟了。大量男性舔到最後,落了個人財兩空的境地。隨著近幾年經濟的波動,加上各種婚戀負面消息的傳播,大陸男性們突然間發現:戀愛、結婚是一項投入極高,回報卻極低的投資。 「戶外阿嶄」指出,一個特別有趣的現象出現了:從2021年開始,大陸男性單月的消費就瞬間超過女性,去年雙十一的時候,也誕生了男生新的消費三件套,電競、騎行和潮玩。而且男生花的都是大錢,自行車好幾萬、幾千上萬的魚竿、幾萬的手錶等等,實際消費能力不比女性低多少。 舔狗經濟的出現並不是因為男女比例失衡,實質上是商人為了更好盈利,利用各種媒體管道進行渲染,打壓控制男性,洗腦女性。 「戶外阿嶄」強調,無底線打破道德下限的僅僅只是一小部分,卻讓很多人不再相信戀愛,讓無數人開始恐懼結婚。我們始終都得相信:不拜金,知性善良的女性還是占絕大多數的。

湖南34歲女子拉橫幅求相親 大半個月等來了尷尬

34歲很老嗎?湖南女子拉橫幅求相親,半個月了一個男生都沒出現,34 歲真的已經是大齡剩女了嗎? 常聽人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但在在現實生活中,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晚婚甚至不婚。 據網易報導,34歲的湖南女子,在一棟房子的2樓護欄上,拉著橫幅上面寫著,「吾家有女至今未婚,年歲34,有相親的嗎?」,尷尬的是──半個月過去了,竟沒有一個男生登門。 房子就在路邊,每天路過這裡的人都能看到橫幅,這比找媒婆還快,真有男生想相親結婚,直接上女子家相親就可以了,連仲介費都省了。 據悉,女子34歲至今未婚,以前的是做設計的,現在自己創業。從女生的角度來說,她的事業挺成功的,但這麼多年,連一個男朋友都沒有。 本以為掛了橫幅,就會有很多男生來找自己相親,不說馬上看對眼,但交個朋友總還是可以的。可惜的是,事與願違,男生沒有就算了,連媒婆都懶上門。 34歲已經是「大齡剩女」嗎?在台灣這不是問題,但在大陸對條件比較好的男生,而言,都不會娶這個年紀的女生。 在大陸一般來說,30多歲的男生,找女朋友,大多是找比自已年紀小的,比如28歲左右的。而35歲左右的男生,如果還沒結婚,大概是家庭條件不好,他們也懶得去相親了。 34歲說老也不老,說不老但對結婚來說,比較大齡了。而這個年紀的男生,很多已經選擇躺平隨緣了。 有女生覺得,年齡不應成為愛情的阻礙。大把女生,34歲了照樣能找到男朋友。但也有男網友不認同:「女人自認為自已的優秀,對男人而言未必如此。」 大陸網上常見的一句話說:「你若盛開,清風自來。」只要我們不斷提升自己,保持積極的心態,相信總會遇到那個對的人。 但這句話對男生有用,對女生沒用,在大陸的婚戀觀念中,「大齡剩女」的優秀並不吸引男生,反而是年輕漂亮才是搶手的目標。

【禪師說禪】建構真善美的禪心世界

講述/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 人是萬物之靈,地球的主宰,古聖人為拯救人類免於殘殺禍害,在不同人種、不同文化、不同生活習慣的人間國度中,分別創立了便於教化的各種宗教,如佛教、基督教、回教等等,雖然立教各有先後,教義互有異同,但其究竟都在教導世人「入世善根圓滿,出世慧根圓覺」。此一圓滿圓覺,有如百川入於大海,萬法歸於禪心。 時代巨輪在變,人心方寸也在變,在客觀與主觀條件都在「變」的情況下,宗教的傳教方式為遷就現實,也應有所變。惟不論傳教方式如何改變,其宗教精神與究竟目的絕不可變,否則將落入魔教邪說,與聖人立教宗旨背道而馳,令人心不得安寧,世間永無太平之日。 現代化的宗教應以宇宙整體觀之,無過去現在未來之時,無東南西北之空,無飛禽走獸相,無黃白黑人相;觀其形而度其心,將宗教精神與教義深植人心,改變人的氣質,令人的品格高超脫俗,使人性臻於「純真、至善、盡美」的禪心世界。 禪心真平等 地球化淨土 在禪心世界中,有絕對的統一,沒有分別對立;有絕對的平等,沒有高低階級;有絕對的解脫極樂,沒有煩惱痛苦;有絕對的超越時空,沒有三界色相;有絕對的自然、自由、自在,沒有虛假、束縛、壓迫;有絕對的無生無滅,沒有分段生死;這就是禪心世界。 在禪心世界中,可造化個人完美人格,乃至造化太平世界。試想,世界既成太平淨土,世上一切宗教將歸無存。如能以禪心觀心,宗教之間的對立、人身的攻擊,也隨之無影無蹤。 人的智慧究竟有限,若以人心忖度聖人之心,以人之常理忖度禪心真理,以人的智識忖度宇宙大智慧,就像一隻地上螞蟻,怎能看破無量虛空?對立攻擊,應該適可而止,此刻當務之急,首應捫心自問:本心淨土何在?本心天國何方?肉身地獄未空,肉身眾生未盡,何來全神貫注「摸象」功夫? 佛教造其像,有其深刻之意,如文殊菩薩騎獅執劍,是要人執智慧之劍,斬盡一切無明,勇猛精進如獅子吼;普賢菩薩造型騎象,是啟示修行人不可學瞎子摸象。一切相法絕不能證道,一切修行要「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才合乎佛教教義「不立二邊」的中道法門。此中道一門,是入佛不二法門,是釋迦文佛開示的正法眼藏,亦稱禪心。離此本心,不論任何宗教,全是二邊法,全是外道。 基督教批評佛教徒拜偶像,菩薩造型有其高深意境,有如前述,不待分辯自能分明。宗教教義在啟發人的智慧;從方便法入門,旨在令未開悟者開悟,何況菩薩經聖者開光,法身入住其中,身光普照人天法界,令其光明,不失其本來真面目,這一切都不是以人的肉眼所能知見。又如基督教徒合十禮敬上帝,是否也是拜偶像?人與人之間見面互相禮敬,是否也是拜偶像? 慧劍破萬相 心生菩提果 世上萬物皆幻,萬像均是無常,人如「不識本心、見自本性」,不圓成真光法身,一切諸說、一切相法,皆是餘物;一切形式修行,徒勞無功,一無是處。 又如佛教徒,批判基督上帝是三界之神,與道家所稱玉皇大帝略同;此言亦差矣﹗各宗教主,無論是釋迦文佛、道德天尊,至聖孔子、救世基督、穆罕默德、唯一神阿拉,都非人智所能知見,否則落入偏見、斷見、無明之見,不得見其真。 基督教云:「上帝創造人」,其實人也可以造人;如此一說,人不也是上帝? 諸如此類,人見於表相,相有萬相,有萬相能生分別心,有分別心就有對立,有對立就有鬥爭,有鬥爭,則天下大亂。一切是非止於智者,唯有智慧能破萬相無明。 各宗教聖者之謂聖者,因其見證真光法身,證入無餘涅槃。因此,一切辯論,於修行無益。修行要訣,在於如何以人心與本來真面目之心,心心相印,絕對平等,毫無對立,是眾生心,也是上帝、天尊,這就是絕對智慧行。 世界宗教是救世之教,傳教教師是先知先覺,一生犧牲、奉獻心力,度化眾迷,締造人天樂土。如此大德,值得世人效法敬愛。 但願末法時期,人人都能認同地球只有一個,人類是萬物之靈,珍惜此生,要以有限知識換取無量智慧;要以世上財富換取永生資糧;要以有限生命換取億萬年無量壽無量光法身。 禪心有待宗教家去耕耘播種,讓世人之心,開智慧花,結智慧果;讓禪心心燈永遠普照人天;願世上每個人都成為上帝、成為佛陀;願地球上的每一寸土、每一粒沙,都成為天堂天國,都成為佛國淨土;那麼這世界就是萬世太平世界,是大一統的「真善美」禪心世界,也是現代宗教世界。

響應世界烏龜日 動保處宣導撿到烏龜別亂放

今天是5月23日世界烏龜日。世界烏龜日是美國陸龜救援組織設立的節日,主旨為保護各種品種的烏龜,也希望民眾能提高保育意識,不要傷害烏龜或破壞烏龜的棲息地。台北市動物保護處也為了響應世界烏龜日,特別宣導了在路上撿到烏龜該怎麼做,才能真正協助牠們。 台灣生態豐富,不少人都有在路上看見烏龜的經歷,動保處統計今年烏龜救援情形,截至今天(23日)為止,已在台北市救了130隻烏龜,其中不乏台灣原生種保育類野生動物。動保處向民眾宣導,若在路上看到烏龜又不清楚習性,千萬不要輕易抓捕以免受傷。更不要著急將烏龜放到水池或河川,若拾獲的是不諳水性的烏龜,很可能幫倒忙,最好還是通報動保機構。 4月24日,動保處接獲民眾通報,有人將一隻食蛇龜放進水裡,但食蛇龜屬陸龜,其實不擅長游泳,動保處擔心之下緊急派員到場巡查,但並未發現食蛇龜,研判牠已脫困離開。動保處指出,食蛇龜有幾項特點可辨認,牠的背甲是黑褐色的,中央有明顯的稜脊;腹甲則為黑色且中間有一道橫向關節;眼睛後方有明顯的黃色條紋,若符合上述幾點就是食蛇龜,協助救援時不能放至水域。 動保處提醒在野外發現野生動物,應遵守「不餵食、不干擾、不接觸」三不原則,若民眾基於安全因素將烏龜拾起,可以先撥打1959動物保護專線,或將烏龜拍照上傳至「臺北市政府LINE@」,切勿直接找到水源便將烏龜野放,更不能帶回家飼養。野生動物保育法規定,保育類野生動物,除本法或其他法令另有規定外,不得騷擾、虐待、獵捕、宰殺、買賣、陳列、展示、持有、輸入、輸出或飼養、繁殖,違者可處6個月至5年有期徒刑,得處新台幣20萬元至100萬元罰金。

老有所養的幸福「食」光!無錫從一餐暖心飯開始

隨著社會老齡化趨勢,能在家裡附近隨時吃上熱飯菜,成為許多老年人的期盼。大陸央視新聞報導,江蘇無錫是大陸較早進入老齡化的城市之一,在這裡,「老有所養」就是從一餐暖心飯開始的。 在無錫市中心東河花園社區面積不大的餐廳裡,到了中午飯時間,人頭攢動,而菜品菜品按克來計費的。老人吃完了以後所剩的菜量幾乎很少。現場除了用餐的老人,還有穿著紅、藍背心的志工,他們是為附近一些腿腳不便的老人免費提供送餐上門服務。 大陸央視指出,惠老助餐,著力點在於「惠」。如何讓價廉味美的惠老餐長久供應下去,單靠政府給餐廳「輸血」是不夠的,要引入市場「造血」機制。面對大量惠老助餐服務需求,無錫又是怎麼做到的呢? 在無錫中南路的這家餐廳,是一家大陸國營食堂,因為定價相對便宜,吸引了很多人,餐廳開闢了惠老助餐服務,目前,無錫市區兩級民政部門已經對接了十餘家社會企業,鼓勵企業擔負社會責任的同時,也提高可持續發展實力。 正值飯點,像趙靚一樣,附近寫字樓裡的不少員工一到飯點兒,就會來這個食堂轉轉。而這幾個菜品,如果是六十歲以上的老人來就餐,只要花費不到25元(人民幣,下同)。無錫積極探索社區食堂運營新模式,在優先保障長者和困難物件助餐服務的同時,打造全齡友好共用餐廳,讓更多人可以樂享幸福「食」光。 據無錫新吳區新安街道社區智惠食堂負責人顧丹表示:我們調整了運營的模式,對全齡友好開放。菜品原來每天大概只有十幾個菜品,現在一天提供60個菜品。每天都會不一樣,持續更新。人流量是比較多的,特別是中午,因為周邊的話有工作人員上班的,中午就可以到這邊來吃個飯,省了回家燒飯的時間。 發端於居家養老服務中心,以老年需求為導向,服務當地老年群體的同時,惠老助餐專案又打開大門,吸引年輕消費群體,開拓更多的發展空間。 無錫市民政局養老服務處副處長蔡坤強指出,多在管理服務上下功夫,充分利用養老服務機構貼近居民的特點,把口碑做好,把老年人留下,把其他人吸引過來。 無錫市在摸清老人需求的前提下,統籌多方資源,來提供助餐服務。同時,對於經濟困難、獨居、空巢、失能這些特殊老年人,有助餐需求的全力做好保障。畢竟,民以食為天,照顧老人以餐食開始,這也是最實惠的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