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教育

【教改30年】國文老師好痛苦:學生書寫、口語、成語能力全衰退

教改30年加上108課綱,讓國文老師好痛苦!日前有國中國文老師參加〈孩子的未參加來不能等─除108課綱之害,修新課綱〉記者會,表示現在學生書寫、口語、成語能力全都衰退。 新北市國中教師文史地教師劉昶亨表示,他個人在國中教學現場看到的情況,國中文言文比例表面上看來沒有甚麼變化,但是部分經典古文被刪掉,像蘇軾的〈記承天寺夜遊〉現在已經找不到了。有些有心的書商還是會安排做為補充教材,但是還是比不上放在正式課文裡帶給學生的效果。白話文的部分,過去國編本時代的課文被刪去一些,替換上來的白話文是合乎政治正確而加入,但其情義典範和道德觀傳承不如過去的國編本白話文選文,學生的白話文書寫能力及口語表達能力都在衰退中,過去希望「我手寫我口」,現在有一大段距離。 此外,學生的中國歷史跟地理知識不足,這是因為社會科時數被刪減,內容也大量刪減並且零碎化,很多學生對中華歷史以及大陸風土認知不足,影響國文課教學。尤其古文,不管詩詞曲或文言文教學,學生沒辦法很好地結合作者時代背景跟文本,即使在課文前附上中國朝代年表,學生仍然覺得晦澀難懂。最麻煩的是成語,因為成語背後隱含許多歷史典故,但因為學生對中國史地知識的缺乏,理解成語也會有滿多困難。他也引述北一女教師區桂芝的觀察:時數縮減、基礎都被弱化,如何跨領域?

【教改30年】陳國祚:教育「去倫理道德」沒人想生 導致少子化

「課綱跟少子化問題絕對有關係!」光明電子董事長、國教盟副理事長陳國祚表示,正因為課綱把倫理道德的內容都拿掉,新一代父母養出的小孩每個都不孝,那誰還要生小孩?到時台灣要靠甚麼? 陳國祚日前參加〈孩子的未參加來不能等─除108課綱之害,修新課綱〉記者會,他表示再過10年、20年說不定就不用擔心教育問題了,因為屆時根本沒有小孩,沒有教育的對象,又何來教育問題。 陳國祚說,他自己養了很多小孩,10幾歲到30幾歲都有,所以他感觸很深。陳水煮正時期,他的教育部長杜正勝努力開發了95課綱的公民與社會,把原來的倫理道德都拿掉,造成的結果是只講權利、不講義務;只講「父母該給我甚麼」,不講自己是否應該盡孝道,新一代父母養出的小孩每個都不孝,誰還要生小孩?所以說為何課綱跟少子化問題絕對有關係。 陳國祚說,他帶小孩過程真的感觸很深,觀念一代代在改變。95課綱起到108課綱,問題更嚴重 背後有一個因素是,民進黨政府是拿著人權的大旗做教育改革,但卻是「學生權利」不斷擴展,「老師權利」不斷萎縮,但弔詭的是這反而讓學生人權不見了。為何如此?因為氾濫地給學生權利,被黑道拿來利用當做缺口,黑道教唆學生犯罪,並給學生好處,這就是割頸案裡面的「乾妹」可以有恃無恐說「法律會保護我」。亦即,善良學生的人權不見了,「學權」給得愈多,學生處境愈糟糕,這是很多從事人權思想的人的盲點,他只看到壞人人權,而沒考慮到人與人之間的交互作用;給壞人人權,結果就是會死了一堆好人。 陳國祚說,現在人權主事者在做的事讓犯罪率愈來愈高,學生愈來愈不受教,老師的要求不斷放低,但是人口素質也不斷變低。教育部統計說台灣從業學歷漸漸升高,表示我們人才素質在提升,「這不是鴕鳥嗎?」事實上學歷提升而人口素質根本沒有提升。 陳國祚說,台灣的教育如果再不做根本改變,科技優勢很快就沒有。現在台積電、聯發科主力戰將都是40、50歲,再過10年他們都退休,台灣到時靠甚麼?新一代接得上來嗎?民進黨政府還在作白日夢,說台灣科技多強,但科技能力是前一代的遺產。總之教育問題一定要改,再不改,就沒有人要生小孩了。

【教改30年】對抗「去中化」!徐泓:利用抖音、動漫說好「中華民族」故事

教改30年加上108課綱帶來災難,歷史科尤其因為「去中國化」而成為重災區,不過暨南大學榮譽教授徐泓表示,形勢已開始轉變,逾半數台灣人對「中華民族」是有認同的,許多民眾愛看大陸歷史劇、學童瘋歷史動漫,「可見得只要用對了方法,用戲劇、用抖音、用動漫,都可以講好中國歷史。」 ●108課綱 許多歷史學者不吭聲 徐泓日前參加〈孩子的未參加來不能等─除108課綱之害,修新課綱〉記者會,他表示自己是在座唯一的歷史學者,108課綱的重災區就是歷史科,但是學歷史的人都不關心108課綱,因為大部分歷史教師和歷史教授在這件事情上都是助紂為虐,敢站出來的人很少,「這是我們學歷史的人很慚愧的事情。」 徐泓說,108課綱主導者如杜正勝等人,起先的想法並非中國化,而是說要「建設台灣成為新中原」,當年前總統李登輝還派人去跟香港中文大學合開了文化中國會,希望把「政治中國」變成「文化中國」,之後這項工程慢慢變成「認識台灣」。認識台灣本來是好事,但卻慢慢變調,變成要用文學和歷史去創造一個「台灣國」,這是這票人的真正目的;但他們建立的又不是真正獨立的台灣國,而是附屬於美國、日本。 2003年杜正勝當故宮院長時,辦了一個「福爾摩沙,17世紀的台灣、荷蘭與東亞」特展,說「荷蘭人來了,台灣誕生了」。徐泓說,這非常可笑,就好像說「美洲誕生了,是因為被哥倫布發現了」,難道美洲要哥倫布來,台灣要荷蘭人來才誕生嗎?美洲跟台灣不是早已經存在了嗎?最近,文化部更花了8千萬元製作一個大型歌仔劇《1624》,認為台灣應該走回殖民地文化,一個去中國化的文化,造成再殖民的事實,就是不願意做一個真正獨立自主的台灣人、中國人,這非常糟糕。 ●日本人根本不要台灣人 徐泓說,108課綱的發展,一步步達成李登輝的想法,李登輝自認是日本人,他也要所有台灣人變成日本人。但是日本人根本不要台灣人。有次徐泓去琉球見了縣知事,這位縣知事說,自己這輩子都在「努力做日本人」,已經做了自民黨第三把交椅,但是他發現自己仍然做不成日本人,因為日本人根本看不起他。「那請問日本人會看得起想當日本人的台灣人嗎?」 30年教改加上108課綱,造成大部分的台灣人認為自己不是中國人、中國跟我們沒關係。徐泓說,他孫子曾經問老師:「我們何時能走出台灣?」老師說,小學畢業前走不出來。但事實上小學畢業進國中,還是走不出來,現在國中歷史課本,從古代到隋唐被刪到只剩下一課。 徐泓說,他之前返國時被機場工作人員問旅遊史,他說他去了南京、杭州、安慶,工作人員都不知道是在大陸哪一省,徐泓問:「那你們不會不知道泉州吧?」結果工作人員還真的不知道。但台灣人的祖先不正是從泉州、漳州來的嗎?為何下一代會不知道?因為課本沒教,這才是可怕的事情。 徐泓說,不要講一個國家民族了,做為一個人,都應該知道自己是誰,自己從哪裡來,這就是人們常講的「認同」,認同亂了,民心就亂了,社會就虛無了。這也就是目前台灣的情況,所以台灣需要「再教改」。 ●台灣需要「再教改」 徐泓說,民進黨掌握8年政權,還要繼續掌權下去。30年教改已經變成這樣,再下去又不知道變成甚麼樣?但是現實環境是會變的,《美麗島電子報》去年做過一項民調,在台灣認為自己是中華民族的人有57.5%,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有28.9%,其中20到29歲認為自己是中華民族的有51.7%。這是很大轉變。 徐泓說,形勢開始變了,我們要「再翻轉」,要擴大同志同道;現在不是找戰犯的時候,而是應該往前看,重新振興中華文化,擴大認同中華民族的人數,順勢去努力,包括用民意去壓迫當政者,一步步改變。不要把不同意見者都打成敵人,而是「不是敵人就是朋友」,認清現在只有少數死硬派是敵人,其他都是朋友。即使有點不同意見,只要承認自己是華人就可以了。 徐泓認為,願意做中華民族一分子的人愈來愈多,靠的就是寫歷史、教歷史的老師。徒法不足以自行,制度是人在實行,學生也需要中國的歷史知識和文學知識。 像現在有很多人在看大陸歷史劇,最近有一套歷史漫畫《如果歷史是一群喵》,賣得非常好,在國小低年級造成轟動,小孩都在等著新書出版。可見得只要用對方法,用抖音、用動漫,都可以做。他有幾個朋友一起編了一個《理想的讀本》, 現在已經出到第8本,寫得好得不得了,把國文課本刪掉的古文都收進來。 徐泓說,現在他和歷史界一群朋友想要重編歷史課本,但遭受很大阻力,很多企業界金主認為歷史太敏感,怕支持他們就會被「查水表」,所以不願意出錢。徐泓說,即使如此還是可以撐下去,孔子說「知其不可而為之」,就是要化不可能為可能,靠人力,靠得道多助。制度沒改之前,要有更多志同道合者以實際行動,一起來扭轉形勢,因為現在情勢已經開始變了。

【梅花合勤講堂】「雙語教育」推動不力 問題豈是師資不足?

周中天/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及翻譯研究所退休教授 「雙語國家」、「雙語教育」的政策,自2020年起,已經推動數年,到現在還是看到亂象叢生。教育部提出四年一百億元的預算,提出雙語教育的目標之一是:2030年,高中以下三分之一學校可以進行部分領域雙語教學。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到2022年,全台灣已有3392所公立國中小學,進行部分領域雙語教學,數量已接近全國國中小校數的三分之一,幾乎已達成2030年的目標,甚至可能提前超標。 教育主管單位或是新聞媒體,對雙語政策的推動,當然也做了不少「調查研究」,其結果,不出所料,所有受訪的學校,或是執行推動計畫的單位,都是接受經費補助者,對政策方向自然都全面肯定,樂觀其成,而對於執行成果的欠缺之處的檢討,多歸咎於師資不足。 其實師資不足早在預料之中,行政單位早就有所規劃,推動計畫中一個大項,就是「擴增英語教學人力資源」,一方面引進外籍教師與英語學習助理,一方面在國內大學進行「雙語教育師資培訓計畫」。外籍教師與英語學習助理,過去每年固定引進81人,以後將提升至一年1000-1500人次,本國籍「雙語教育師資」,預計至2024年共可培育2,000人,至2030年共培育5,000人。 這樣的思維,就像是在生產線製造產品,或是在物資不足時緊急採購。我們過去幾年,看到防疫口罩不足,加工趕製,雞蛋生產下降,遠至巴西進貨。不過,師資的培訓,能夠就這麼照生產或採購計畫來補充嗎?經濟學的基本供需原理,需求量顯著大於供給時,要不就是價格上漲,要不就是品質降低。我們已經看到,教育部大量引進外師,薪資都在本國教師兩倍以上,不禁懷疑,外師的教學貢獻真的倍於本國教師嗎?而現行雙語教師英語能力符合CEFR標準B2等級以上的條件(這是所有英語教師取得教師資格的必備條件),也有人呼籲鬆綁降低,改為B1就好。這些針對師資不足,所做的應變權宜辦法,無疑都是只圖表面效果,不惜削足適履。 以供需的概念來看,只要「英語獨大」的迷思存在一天,對相關的師資需求就有增無減,永不會有滿足的一天。雙語師資不足,不是問題,是這種偏差心態的必然結果。 為了防疫,口罩漲價配給,為了民生,雞蛋遠道進口,甚至最後腐壞銷毀,這些還可以理解。但是,我們要問的基本問題還是,在各個學科裡,以雙語(英語為主)進行教學,究竟意義何在? 以教育部所發布的雙語教育計畫,此計畫目的,是「培養臺灣走向世界的雙語人才」。如果贊成此目的,就應該將已經實施多年的英語文教育,以及最新108課綱開始納入的第二外語教育,扎實推行,增加教學時數,豐富教學資源,繼續擴大努力。臺灣多年的文化與經濟發展,其實正是過去外語教學成功的鐵證。現在涵義不清,雜亂無章的「雙語教育」,不但否定了正規英(外)語教學的推行,更實際干擾各學科的正常教學。 在第一線參與或是觀察過此一政策的人,都感到其中亂象叢生。教育部國教署在最新的國民中小學雙語教學補助計畫中,也已經明確規範要先掌握學生英語能力,來做教學設計,且「不得…進行英語能力評量」,顯示其已經注意到一般學生的英語能力背景不足,也不應將英語學習成為其他各學科的學習目標。 既然如此,何不及時懸崖勒馬,將各學科的教學,還給各科專業老師吧。

【教改30年】段心儀:40歲以下兩代人都受害 台灣人怎麼不生氣

中華語文教育促進協會祕書長段心儀今天(13日)參加〈孩子的未參加來不能等─除108課綱之害,修新課綱〉記者會,她指出現在台灣40歲、30歲、20歲世代都是教改受害者,從學校畢業後進入職場、結婚生子後下一代繼續受害,台灣人怎麼不生氣? 段心儀表示,30年前410教改提出四大訴求:落實小班小校、廣設高中大學、推動教育現代化、制定教育基本法,並將聲明託付給三黨立委,希望他們在立法院落實此訴求。從此教改30年不回頭,禍害千萬學子,因為教改方向一開始就錯。 ●教改三大錯誤 第一錯,教改由菁英思維主導,並未體察全體學生人數眾多,家境、資質差距極大,中下段學生學習艱難,必須扶持;未關注台灣文化民情的特性,直接套用西方教育理論,讓「橘逾淮而為枳」。教改能夠繪出天上彩虹,卻做不出登天梯,反而讓台灣教育直下三千尺,淪落到今天知識與品德兩失的窘境。 第二錯,教改在前總統李登輝、前中研院長李遠哲二人出面護持之下,參雜了太多政治考量。雙李本身也接受台灣教育,卻把台灣教育貶抑為「充滿40多年政治戒嚴造成的威權主義」、「中央集權制」、「規劃限制封閉的後封建心態」,他們大刀闊斧把教育打造成建立台灣意識的場域,包括引入杜正勝同心圓史觀,再以略古詳今的方式解構中國史,同時刪減經典古文,全面弱化學生對中國歷史、中華民國歷史、中華文化的認知。30年來成功建立「中國VS台灣,一邊一國」的概念,導致今天台灣兵兇戰危,教改絕對出了一份力。 教改主事者解構文史課程,也解構道德價值;他們刪掉〈廉恥〉,刪掉四維八德,刪掉〈岳陽樓記〉,讓台灣學子不再知道公義必須重於私利;刪掉〈台灣通史序〉,抹煞先人從大陸渡海來台,篳路藍縷、以啟山林、艱苦奮鬥的歷史,讓孩子以為台灣就是海上孤島,台灣人就是從海上孤島生長出來的虛無、無根的台灣民族。沒有正確價值觀、沒有引以自豪的文化、沒有璀璨歷史,品格教育就成為家長最憂心的一塊。 第三錯,主事者沒品沒擔當。我們的文化告訴我們:「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教育主事者沒有這份坦蕩,又戀棧金錢權位,教改在他們手上盤弄,成為攫取個人權位的工具,絲毫未顧及台灣前途 、福祉與未來,政客的無恥是台灣人最大的不幸。 ●40歲以下全都是受害者 段心儀「靈魂質問」,教改讓我們經歷了甚麼:「40歲的你,有沒有經歷過建構式數學,拉低了你的數學能力?有沒有經歷過九年一貫教育,許多課程混在一起,無法清晰學習? 「30歲的你,有沒有經歷過去掉國立編譯館的國編本,而去讀錯誤百出的一綱多本教科書?是否經過基測、會考,每年更動的入學政策? 「20歲的你,面對108課綱,學習歷程檔案,是否發現你花這麼多時間,虛耗精力做一些無用功,最後大學教授不看,你又不能不做; 「他們說這叫做『快樂學習』,台灣年輕人,你怎麼不生氣?」 段心儀說,進入社會,人們會發現,廣設高中大學只是增加許多校長跟院長的職位,但是卻貶低了大學學歷的含金量,讓人虛耗4年光陰和學費,「等你畢業,領了第一份薪水,你爸會跟你說,跟他高職畢業薪水差不多,你只能自嘲:原來你就是拉低均薪的害群之馬!」等有了孩子,人們會發現校園已經成為叢林,老師、教官都沒有管教權,退到第二線,人們會擔心孩子被霸凌,擔心校園吸毒問題,開始思考孩子是否要讀私立學校。 但一去了解私立學校學費,人們才發現,學費貴到付不起,一年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私校號召的口號是給孩子安全,上課方式是108課綱之前的傳統教法、教材、時數,不受108課綱的影響。教育部一直說要廢明星學校,結果是培養了無數高學費私立明星學校,而且私立學校保證教育「不再能夠翻轉階級」,因為私校成為階級的複製品。所以說,台灣人為何不生氣? ●政客靠不住 台灣人要自己覺醒 段心儀說,如果希望終結教改之亂,還教育一個清明,就要寄希望於立法權,希望立法院出來修改教育基本法;寄望於新政府,為了台灣的和平和發展,有教育的遠見與氣魄。但是現實世界這些都靠不住,真正要靠的是台灣人自己覺醒。 段心儀說,教育是世代的場域,人們就算從學校畢業,孩子、孫子會進學校。輕視知識的教育,會養出沒有知識的下一代;輕視品德的教育,會養出沒有品德的下一代,而我們就在這樣的社會中生活,所以能夠不管教育嗎? 段心儀說,如果人們有任何看法,應該大聲說出來、走出來、站出來!「如果他們都聽不見,你就拍桌吧,」沒有人能夠救我們,除了我們自己。

【教改30年】區桂芝:家長站出來 促選區立委提案修108課綱 !

北一女中國文老師區桂芝表示,教改加上108課綱造成台灣教育「雪崩式的災難」,她呼籲全國家長站出來,督促選區立委提出修改108課綱的提案,拯救孩子未來。 區桂芝今天(13日)以歷史教育新三自協會成員身分參加〈孩子的未參加來不能等─除108課綱之害,修新課綱〉記者會,她表示,教改是一列失速列車,而又碰上108課綱,教育現場變成雪崩式的災難。現在政權不在在野黨手裡,108課綱是否能夠翻轉,客觀情勢看來不容樂觀。新三自協會期盼在不可能當中創造可能,因此她特別向全國家長呼籲:「我們今天是為了你們的孩子站出來,所以我也希望家長們協助,督促你們選區的立委,提出修改課綱的提案!」她希望家長都能知道,這個課綱是一個弱化學生未來競爭力的弱基課綱,所有學科都會因為時數不足而導致學生基礎能力下滑。 區桂芝表示,108課綱最大特色就是需要學習歷程,這使得學生在高中才一入學 搞不清楚狀況時,就要立刻面對3年後的升學壓力,要做自己的學習紀錄、要蒐集資料,她看到很多學生身心靈失衡,焦慮愈來愈嚴重。現在聽說118課綱也在籌畫,如果108的問題還沒改善,那麼118是否繼續成為大家的夢魘? 區桂芝表示,108課綱國文科問題已經很多討論,愈來愈多人也注意到自然科的時數不足。她擔心如果真的召開「全國教育會議」,政府會願意通盤檢視課綱嗎?還是以為只要把自然科時數加回去就好?但是文史科是所有學科的基礎,現在歷史科去軸心化,沒有時序的教學,學生基礎知識不夠就進入議題式的研究,研究不出名堂。歷史學得不好,也導致國文學不好,一來是國文教學時數嚴重不足,每周只剩4節課,但學生對歷史完全不了解,很難進入文本。語文能力下滑又影響數理科表現,很多老師說,學生數學不好是因為題目看不懂。 現在還有一個問題是,很多老師本身也是教改底下的產物,這些教改制度下的老師,自己在敘述題目時表達能力也出了問題,師生語文表達能力都下降,教育品質如何提升? 區桂芝表示,詭異的是108課綱又強調素養教學,要求閱讀理解能力,所以現在 不管哪一科考試題目都是落落長,都有長篇的文本敘述,讓學生在極短考試時間內,去讀一個很長的題目,然後擷取它的關鍵,搞清楚它問學生甚麼問題。學生語文能力下降,但是考試閱讀要求提升,這不是矛盾嗎?很多家長說,學生回家題目寫不完,每一科都寫不完,因為題目太長了,看不完。 區桂芝說,現在教學現場真的很錯亂,老師很想做點甚麼,所以呼籲家長去關心孩子,去理解孩子在焦慮甚麼。孩子就是我們的未來,因此請家長去督促選區立委 在立法院提案修改108課綱。

【教改30年】林保淳:賴政府應立即召開「全國教育國是會議」

教改30年,台灣教育種種缺失已經一一攤在國人面前,教育團體今天(13日)舉行〈孩子的未來不能等─除108課綱之害,修新課綱〉記者會,檢討教改缺失。台師大國文系退休教授林保淳表示,當前最迫切需要的是立即召開「全國教育國是會議」,針對當前的教育問題,從根做起、徹底檢討,「就看新政府有沒有這樣的決心和魄力了。」 林保淳表示,當年負責教改的主持人李遠哲最近出書,竟撇清責任,將一應究責 歸諸於李登輝及當時的教育部長吳京。但從李遠哲的話語也可以知道當前台灣教育已經出了很大問題,尤其李遠哲自己還特別標舉出廣設大學造成博碩士滿街跑「不是我的錯」,這意味著李遠哲也知道這是個「錯」。 林保淳說,現在就找戰犯是沒有太大意義的,重點是解決問題。奇怪的是當初李遠哲既然敢「外行領導內行」,設計整體政策時有偏失和闕漏;但是教改30年出現各種問題,也有許多學者專家提出建言,李遠哲身為「國師」,怎麼沒有提出任何箴言?這有失國人厚望,有負知識分子言責。 林保淳認為,當前最迫切需要的是立即召開「全國教育國是會議」,針對當前的教育問題,從根做起、徹底檢討,「就看新政府有沒有這樣的決心和魄力了。」首先要解決的4項問題包括:去中化的108課綱、大學升學制度、道德倫理教育 以及自然學科時數問題,這是最多民眾關注,準總統賴清德新政府應該立刻展開重修《教育基本法》的國是會議。

【教改30年】周祝瑛:全台已有1300萬人是教改白老鼠

教改論壇發言人周祝瑛今天(13日)參加〈孩子的未參加來不能等─除108課綱之害,修新課綱〉記者會,表示現在已經有逾半國人都遭遇過教改,都是教改白老鼠,希望大家一起站出來面對教育問題,救救孩子。 周祝瑛表示,2003年和黃光國教授、吳武典教授發起〈教改萬言書〉,當時學界有200人響應,後來發起教改論壇,黃光國教授一直到去年6月8日最後一次參加教改論壇,7月他過世,20年來,教改論壇一直關注教育現場各種問題。 周祝瑛表示,扣掉0到3歲人口,現在台灣有1300多萬名國人受到過去30年來教改的影響,說他們是「教改白老鼠」也不為過,但仍然沒有聽到任何確實的檢討或評估。 任何一個產品、任何政策推出都要檢討,何況是教育?教改引發的各種問題包括:第一,廣設大學造成許多大學要退場;第二,升學壓力仍然非常大,而且奇怪的是台灣已經是全世界升學率第2高,為何私立中小學愈來愈多?我們是否正在步入美國後塵?第三,招生制度獨厚理科學生,現在許多女子高中「理盛文衰」,考試制度對文科學生非常不利;第四,課綱弱化所有學生的能力,大學理工教授 要給大一學生補救教學,文組學生論述能力、寫作能力也沒有變好;第五,針對 15歲學生的「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PISA,台灣成績很好,但是教學現場卻只是製造出一群會考試但學習習慣跟自律精神不佳的學生,更不要提後段班學生,成績跟學習動機都很低;最後,許多中小學包括大學,招不進一流老師,一方面是因為年金改革,二方面是這幾年教師有責無權,影響任教意願。 「教改30年,原本應該是要慶祝,但是我們心情非常沉重!」周祝瑛表示,以上這些都是教改帶來的問題,需要檢討。所有民眾都是教改的「關係人」,因為我們的子孫都會生活在這樣的教育氛圍下。

台生申請深圳大學 72人通過初審門檻

前總統馬英九剛結束二度訪陸之旅,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表示歡迎「台灣青年來祖國大陸追夢、築夢、圓夢」,近日大陸大學對台招生也正在進行中,其中深圳大學公布了初審名單,共有72人可以進入第二階段審查。深圳大學預計招收15人。 由大陸教育部設立的「大陸普通高校依據台灣地區學測成績招收台灣高中畢業生系統」(https://www.gatzs.com.cn/z/tw/getYxxxZsjzList.action),今年開放424所陸校供台生申請,3月1日至31日接受報名,每人可填報6所大學,每校可填報6個科系;4月1日至5月14日期間是初審審核及複試面試,面試時間、地點及形式由各校自訂。5月15日放榜,考生須於5月15日至19日登錄系統並「錄取確認」,逾期未確認者視為放棄錄取資格;未招滿或新增錄取名額的學校可於5月20日起「徵集志願」(即第二輪招生)。 據了解,包括華中師範大學、北京中醫藥大學、廣州中醫藥大學、湖南師範大學、中國傳媒大學等都已經告知考生初審結果。深圳大學則是在官網上直接公布初審名單。深圳大學的初審門檻是學測4科都在均標以上,共有72人通過初審,其中有30人來自大陸3所台商子女學校;至於來自台灣的學校,從北到南、從公立到私立都有,也不乏中山女高、高雄女中、成功高中、政大附中等知名高中。

國中會考4/12寄准考證 報名人數19.2萬創新低

國中會考將於5月18、19日舉行,教育部表示明天(12日)寄發准考證。今年會考報名人數19.2萬,比去年又少了6000多人,再創新低。 受少子化影響,國中會考已經連3年報考人數少於20萬,根據教育部統計,今年國中教育會考報名人數,全國18個考區及大陸考場共19萬2127人報名,又比去年19萬8673人少了6546人,報名人數再創新低。國中會考報考人數5年內已大減逾2萬人。 教育部表示,集體報名的考生由就讀國中轉發准考證,個別報名的考生由考區試務會郵寄。准考證內容如有錯誤,須在4月15、16日(下周一、二)提出勘誤。 考生若發現准考證毀損或遺失,應於考試當日攜帶本人身分證件及與報名時同式2吋相片1張,至考場試務中心申請補發。 全國試務會表示,身心障礙、重大傷病、懷孕或突發傷病考生可依需求申請應考服務,包含試題本別、作答方式、時間調整、試場安排、輔具等項目,具體的申請說明、項目說明、考試程序及注意事項、特殊題本範例下載,可至國中教育會考網站(https://cap.rcpet.edu.tw)參閱「應考服務」下拉選單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