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專欄

【搶救遷台歷史記憶庫-3】追憶在長春路生活的日子

編按:凋零不可逆,搶救不容緩,兩岸故事在時間的字句中飛奔。沈春池文教基金會「搶救遷台歷史記憶庫」計畫,期能為大時代的悲歡離合留存歷史見證,珍藏可歌可泣的「我家的兩岸故事」。 完成「夢迴昔時邊緣地帶的通化街老家」一文後,小學同學昭祥留言「我忘不了的是長春路上的宅第!」昭祥和我是小時候的鄰居兼同學。他說,他懷念他家的老屋,也忘不了我家在長春路的大宅。長春路的老宅,周遭盡是政府官員和美軍顧問團的宿舍,日式木造房屋,很舊,庭院很大,昭祥一言,喚起了我兒時模糊的記憶。 到底是什麼時候搬到了長春路的,我毫無印象。只記得,幼稚園畢業、要上小學前,父親將老舊的房屋做了一番整修,打掉了原有的大門,改成一面左右對開、帶有鐵栓的大門,門柱和門楣是洗石子的,門楣底下安裝了日光燈。大門平常不開啟,遇有車輛進出、搬運貨物時才會開大門走大路。大門旁邊,另外做了一個有彈簧鎖的小門,供平日進出之用。 房屋修葺完工,正巧是我上小學報到註冊那天,臨出門前,背著書包,穿著制服,在新修的大門內留影。半個多世紀過去,照片泛黃,人像模糊,已看不清自個兒幼時的清秀模樣。 改裝後的庭院,除了2株原本就有的、高達2、3層樓的大王椰外,小門入口到客廳進門台階前,種植了幾株桂花、茶花和木槿,還搭建了一座葡萄架;大門入口,水泥鋪成的「迎賓大道」直達台階,兩旁種植了夜來香。葡萄攀藤,覆蓋了整座葡萄架,葉蔭疊疊,夏天午後,涼風習習,大王椰搖曳,葡萄架下,成了外公最佳的午憩場所。 民國39年,父親和四叔逃難來台,不久,四叔染疫病故(我們長大後,拼湊若干蛛絲馬跡,合理懷疑,來台時服憲兵役的四叔,很可能是白色恐怖的犧牲者。)父親孤身在台,和母親結縭後,侍奉外公如生父。那時,外公還在台北縣政府服務,每個周末,父母親都會邀請外公來家用餐,用餐時,父親會奉上一瓶紅露酒,餐後,微醺的外公躺在葡萄架下的涼椅上,酣然入睡。 迎賓大道的另一邊,是一座鋪了高麗草的花園。父親不知從何處買來一組鞦韆,蹺蹺板,還有一個手搖的旋轉椅,整個花園,就像是個具體而微的兒童樂園。小小的兒童樂園裡,我和弟妹留下了許多兒時的記憶和影像。 長春路老家的庭院,是絕佳的賞月場所,也是元宵節玩花燈的好地方。小時候的台北,不似今日的酷熱。中秋夜,夜涼如水,爸媽帶著我們,在院子裡擺上桌椅,月餅、柚子,舉頭望著月裡嫦娥和月兔杵臼,聽著父親講述兒時在武穴老家過節的日子,無比逍遙。元宵節當晚,父親放完一串鞭炮後,我和弟妹,拎著彩色玻璃紙和竹篾扎成的飛機、輪船和關刀的燈籠,繞著院子遊行,不出門,也能體會上元燈節的快樂。 在模糊又似清晰的印象裡,整建後的「新房」,加蓋了一間敞開的餐廳,餐廳臨著後院那面,是一排落地窗,另一邊,隔著一條頗長的走廊,則是客廳。餐廳裡,父親擺上了一張頗為氣派的長條桌,足足可以容納8到10人同桌用餐。 來過我們家玩的小學同學,除了在那小小的兒童樂園玩耍外,幾乎都曾經在寬敞的餐廳裡,嘗過媽媽親手做的小點心。暑假將盡,有些特別要好的同學也會相約到家裡趕暑假作業,趕工的場所,首選餐廳那張長桌。 小學時,經常被指派參加國語演講比賽。比賽當天,一大早媽媽就會去自家雞窩那兒,掏出一個熱呼呼的生雞蛋,打散了,用開水沖開,加點冰糖,讓我一口吞下,據說可以保養喉嚨。接著,媽媽會坐在餐桌的一頭,扮演聽眾,我則站在長餐桌的另一頭,試講給媽媽聽。 那些年,父親事業頗為成功,時常呼朋喚友來家打打牌、吃個便飯。氣派的餐廳,正好派上用場。父親在家宴客應酬,或是母親親自下廚,或是叫外賣。那時候的外賣送餐,老闆或伙計都提著一個長方形的大木盒,裡頭裝著各色菜餚,打開木盒,擺上餐桌,一頓豐富的晚餐於是開席。 打麻將的人,其實不太在乎餐飲的內容,比較在乎的是茶水香菸是否供應無缺,在乎的是麻將間通風與否、溫度是否宜人。新房子的客廳,方正又寬大,一邊擱著鋼琴、落地燈,和最新的飛利浦出產的落地豪華收音機與留聲機;沿著2面窗戶,是4把精雕的太師椅和茶几,邊上還有一張厚實的書架,書架上,擱著好些日文雜誌、兒童繪本和有注音符號的書籍。客廳中間,放得下牌桌和兩張擱茶水與菸缸的小桌外,還容得下2張大塑膠澡盆,澡盆裡放著一座小牆似的冰塊,兩架電風扇對著冰牆直吹。民國50年代初期,這樣的麻將間,怎能不吸引人。 沒有牌局的日子,客廳是弟妹練琴的場所,是我閱讀課外書籍的地方,也是父母親訓誡我們兄妹的所在。冬天裡,父親便會拿出一個乳綠色、類似青花瓷的火盆,升起炭火,擱上一個圓形的鐵架,一面烤火,一面燒著開水,等水燒開了便可用來沖自製的麵茶。小弟出生後,火盆上換上了小弟的尿布和未乾的衣物。隔年,父親生意受挫,舉家搬到通化街,火盆依舊在,炭火不再,再過幾年,古意的乳綠色火盆,不知所終。 就像日劇裡呈現的那樣,大門穿堂,邊上有一鞋櫃,進了門,脫了鞋,換上拖鞋,還得上2個台階,才算進了家。老家房子內室的地板,全是長長寬寬的雙層木板條拼成的,深褐色的地板,打上蠟,光彩奪目,很是高級。我們小時候,常穿著襪子,在屋裡的長廊上玩起溜冰的遊戲,惹得媽媽拿著雞毛撢子,忙著制止我們,怕我們跌跤,也因為洗襪子累人。 進家門後,一邊通往客廳,另一邊則是兩間臥室,外帶一間小的書房。臥室裡的格局,全然不記得了,只記得那時有張大床,爸媽常在睡前帶著我們4個毛頭孩子,窩在大床上,唱歌講故事。冬天,我們兄妹喜歡將冰冷的小腳,擱在父親的暖烘烘的肚子上取暖。 50年代,環境衛生不甚乾淨,庭院草叢,屋宇高架地板下,蚊蟲特多。夏天裡,蚊蟲特愛叮咬孩子白嫩嫩、幼咪咪的皮膚,一不小心,手臂上、小腿肚上,甚至大腿上盡是「紅豆冰」。洗完澡後,我們4個小孩,一字排開,站在臥室的大床邊,輪流讓媽媽為我們擦藥。遇到已經化膿的苞苞,媽媽用縫衣針戳破膿包,擠出黃色的膿和紅紅的血,再塗上紅藥水,撒上白白的消炎粉末。 新房子的浴室,用磁磚砌了一個可以深坐的直立式浴缸,後院加裝了燒熱水的鍋爐。抗戰爆發前,父親被送到日本讀書,這一去,整整8年,直到抗戰勝利。留日8年,父親特別喜愛泡澡。寒冷的冬夜,父親帶著我們兄弟,在熱氣騰騰的浴缸裡泡澡,是最幸福的回憶。 忘了浴室和廁所是分開的還是在一塊兒,廁所門邊牆壁上,掛了一幅小尺寸的水彩畫。那幅畫,畫的是靜物,皺褶的桌布上,擺著2顆蘋果,花瓶裡插著一束鮮花。那幅畫是世界知名畫家李芳枝阿姨的傑作,李阿姨是媽媽北一女高中的同學,赴法國深造前,特地畫了那幅水彩畫,送給媽媽當結婚禮物。媽媽說,我很小的時候,坐在小小的痰盂上學著自己排便,排便完畢,不知怎地,就會抬頭望著那幅畫,大聲喊道「鮮花蘋果,好囉」。日後,「鮮花蘋果,好囉」便成了我們小孩排便完畢的通關密語。 54年,搬離長春路時,那幅鮮花蘋果也隨行到了通化街,因無處懸掛,收到樓梯下的儲藏間,時日久了,芳蹤杳然。2022年,媽媽溘然長逝,整理爸媽遺物和家中雜物時,赫然發現,失蹤已久的那幅鮮花蘋果,就收藏在書櫃頂上。 住在長春路時,家裡環境頗為優渥。課餘,我跟著媽媽北一女的同學、當時在北市商執教的周月坡阿姨學畫,大弟和妹妹則跟著長安國校的官老師學小提琴和鋼琴。 北市商位於大龍峒,孔廟的對面,周阿姨的畫室也在學校旁。上課的日子,我得帶著畫具,從長春路走到中山北路搭公車,東轉西轉,轉到大龍峒。應該是周阿姨教導有方吧,從小學一年級到小學五年級,我年年參加全國學生寫生比賽,年年優勝,家中獎狀,厚厚一疊。轉學到東門國校後,在升學主義「荼毒」下,童年的繪畫生涯,於焉告終。 大弟和妹妹學琴,媽媽身兼交通大臣和隨堂督學,還趁著弟妹上課時,學得一招半式。平日在家,媽媽以身作則,嚴格督促弟妹練琴,兩三年的功夫,儘管媽媽功夫未臻化境,拉琴彈琴,自彈自唱,完全難不倒媽媽。 大弟的小提琴功夫,雖然還不及交響樂團首席小提琴手的地步,闖蕩各類比賽,綽綽有餘。印象中,搬遷通化街前,似乎也曾另投名師。大弟後來進入華岡藝校,也在藝校的交響樂團擔任小提琴手。當時,華岡藝校與國立藝專齊名,師資傑出,藝校培養的不少音樂家,至今仍活躍在台灣樂壇。 妹妹後來有機會跟隨長春國校的徐欽華老師學琴,日後,妹妹也曾有機會請日籍鋼琴大師藤田梓,指點琴藝,卻因家裡經濟不允許,沒能追隨名師。妹妹念北一女和台大時,都擔綱學校合唱團伴奏,也藉著教授鋼琴賺取學費。徐老師已登耄耋,直到現在,妹妹每由美返台時,都會登門探望恩師。2023年,徐老師在加拿大辭世。 除了學畫,我還有一項由父親主持的「晨間課外教學活動」。小學二年級後,父親嚴格規定,每日清晨,由他親自授課,「點閱」教授《幼學瓊林》和《論語》,一天背誦一段,次日驗收,驗收不過,戒尺伺候。父親授課、驗收、懲罰,都在書房裡進行。父親幼時接受私塾教育,授課時,真的是用紅墨水筆,逐字「點閱」,翻開當時我念過的「仿線裝書」,內頁斑斑點點,盡是父親的墨跡和筆跡。有些時候,父親前晚應酬,宿醉半醒未醒,次日清晨,父親依然準時起床授課,父親身上的酒味混著嘴裡的菸臭,至今難忘。 我四、五年級時,兄妹3人同時就讀長春國小,是代表學校參加校際作文、演講、小提琴、鋼琴音樂比賽的常勝軍。不過,學校師長眼中的好學生、風雲人物,未必就能贏得所有同學的好感。記憶中,我和大弟都曾在學校被別班的學生霸凌過。在我幼小心靈上,留下很壞的記憶。不過,父親要我們發揮阿Q精神,就當他們是亂吠的野狗。我雖不解阿Q精神是什麼意思,對他們的霸凌,倒也因而釋懷了。 住在長春路的童年,無憂無慮,有著滿滿的幸福。每周假日,母親和好友們相約,支開各家的老爺,帶著一票小傢伙,到陽明山、天母或是植物園郊遊、寫生和野餐。不郊遊時,父親出馬,帶著我們兄妹和三弟,或遠征福隆海水浴場,或是到西門町的中國大戲院、萬國大戲院看電影。有一回,父親帶著我們,才走到南京東路、吉林路口的公車站,路口新開張不久的第一大飯店,祝融到訪,熊熊烈火夾著黑煙,滾滾而上,把我們嚇壞了。 住長春路時,我們小孩有個傷風感冒、或是要打預防針,媽媽都會帶我們走到南京西路、美而廉西餐廳再往下走幾步的黃小兒科掛號看診。醫生伯伯很兇,看診時,我們都乖乖的,不敢調皮。看診完畢,如果病情輕微,媽媽會帶我們走到圓環邊上的赤峰街喝碗紅豆湯或花生湯。甜甜濃濃的紅豆湯和花生湯,祛除了吃藥的苦味兒。 除了喝紅豆湯、花生湯,爸媽也常帶我們到圓環逛夜市、看電影。記憶中,圓環那時有2家戲院,日新國校旁、首輪的遠東戲院,和放映二輪電影的中央戲院。克拉克蓋博和費雯麗主演的「亂世佳人」,是在遠東戲院看的。看完電影,不解人事的我,認定費雯麗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美麗的費雯麗勾起了我閱讀原著「飄」的濃厚興趣,不多時,我便看完厚厚一本、中文翻譯的「飄」,似懂非懂。 中央戲院看的電影,印象最深的,一是李行導演的《婉君表妹》,一是凌波和樂蒂主演的《梁山伯與祝英台》。2部電影看完後不久,我就轉學到東門國小了。就在那時,梁兄哥的黃梅調「瘋」靡全台,收音機裡點唱的聽眾,絡繹不絕,儘管父母嚴禁我們收聽靡靡之音,耳濡目染,我居然也能哼上幾段《遠山含笑》呢。 民國54年,9月1號,新學期開始,我和弟妹轉學到東門國校,一個多月後全家遷居到通化街,無憂無慮的童年,戛然結束,等著我的,是晦澀煩惱的青少年歲月。 舉家搬遷通化街後,不知是屬於父權主義者的愧疚,還是試圖東山再起的雄心依舊,好長一段時間裡,父親老喜歡在日曆紙背後,畫著各式房屋的草圖。我問父親「畫這幹嘛」父親有些靦腆又充滿著憧憬對我說「爸爸有錢後,再買一棟大房子,等你們結婚後,全家可以住在一塊兒」。儘管在日本接受過高等教育,少小離家的父親,思想還是很傳統,老念著全家族都住在一塊兒。 父親的豪宅夢,終究沒能實現。年歲漸長,午夜夢迴,除了經常夢到回到通化街的老家外,也時常夢到自個兒返老還童,穿著制服,走過松江路,沿著長春路,回到了老家。老家前面的大馬路上,畫上了停車格,我推開老家的大門,2株大王椰依然在風中搖曳著,草坪碧綠,茶花怒放,桂花飄香,兒時居住的日式房屋,夢裡卻幻化成一棟5層樓的電梯大廈。 父親的豪宅夢,到底還是反射到我的潛意識裡了。 本文取自《台北舊事──一個外省第二代的生活記憶》專書 本專欄與財團法人沈春池文教基金會合作

鐵肺會計師黃鴻隆 榮獲周大觀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周大觀文教基金會,成立27年來,持續推動「全球熱愛生命運動」目前已表揚橫跨七大洲、79個國家、459位熱愛生命獎章得主,今天(15 日)表彰鐵肺會計師、東海大學EMBA 企業二代組授課教授黃鴻隆提前榮獲全球熱愛生命獎章,美國傳愛博士邱伯安更以「奇蹟」、「永恆」二幅詩畫祝賀黃鴻。 周大觀文教基金會,今天舉行黃鴻隆提前榮獲全球熱愛生命獎章記者會,由唐寶寶大器樂團吹奏希望樂章開場,邱伯安還以「奇蹟」、「永恆」二幅詩畫肯祝福鐵肺會計師提前榮獲2024年全球熱愛生命獎章,肯定黃鴻隆「三敗死神,活出極限」。 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創辦人周進華指出,黃鴻隆為現任東海大學EMBA 企業二代組授課教授、誠品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所長。黃鴻隆26歲時考到會計師執照,成為全台最年輕的會計師,歷經5次脊椎側彎手術、3次重度昏迷插管,是全球唯一併用正負壓呼吸器的患者。 黃鴻隆還從會計跨入法律,推動《公司法》修正,守護隱形的冠軍企業,更邀集多家企業募資—成立公益信託基金,贊助國內財經法律環境研究發展,促進建構台灣企業需要的法律財經環境,為台灣企業的永續發展盡一份心力,落實「利他」與「共好」,形成「善的循環」,不愧為「鐵肺會計師」。 劇悉,黃鴻隆提前榮獲全球熱愛生命獎章的主因,為9月20日至28日將有德國敘裔難民市長阿爾謝布爾(Ryyan Alshebl)、無國界記者貝爾科達(Maysoun Berkdar)、南非剛果難民保全博士卡皮亞(Fabrice Kapya)、厄瓜多義肢模特兒黛安娜·阿米霍斯(Diana Carolina Armijos Bone)、墨西哥八指鋼琴勇士大衛·岡薩雷斯、印尼雙胞胎媽媽天使羅莎蒂(Sri Rossyati)與伊利雅寧希(Sri Irianingsih)、中國大陸母愛先鋒張銀俊等生命鬥士會師台北與賴總統對話生命。

修復師還原舊書風采 延續珍貴作品

美,是跨時空的相遇、修復、續命與傳承—陳碧涵博士主持與美感教育共舞節目,專訪國立臺灣圖書館特藏組圖書醫院修復師徐美文。 四季像彩筆,把猶如畫布的廣闊稻田,分別抹上油綠和金黃,一畦畦的色塊,既美麗又浪漫。農村生活,是徐美文童年的日常,夏夜,會坐在爺爺的牛車上,看著清澈蒼穹中掛著的繁星點點,一閃一閃地對望倆不厭,這些最美、最難忘的童年生活,影響了徐美文對紙張的喜愛和對色彩的敏銳觀察力。 國立臺灣圖書館是唯一有圖書醫院的圖書館,修復師不僅要修復書籍,更要了解書本的歷史與裝幀風格。書本會因所存的時代或地域,而使用不同的方式生成,無論是西式、中式線裝或是和式裝幀都各具特色,修復師要飽含專業,佐以精心,致力延續書籍的生命,讓更多人能與一本本珍貴的知識載體,跨越時空相遇,激出生命之花。 要成為一位書籍修復師,也有些條件限制,例如,為避免汗水浸濕紙張,不可以流手汗;舊書經歷時光更迭,會累積不少黴菌,所以也不能有對灰塵過敏的體質。修復師更要兼具細心、耐心和能解決跨越時代問題的能力,去面對一本本脆弱、破舊、褪色、受了傷的書。修書並不是把書變成嶄新的面貌,而是要「修舊如舊」,以最低干預為原則,去展現她的原貌風采。面對種種前難,徐美文抱持著不斷學習的態度,視修復師為一生所愛的志業。 美是究極細節,成就無瑕。透過修復師每一個細節的追究,延續了本本珍貴的創作、知識、生命經歷和期待,讓書本再次被現代人看見且閱讀。國立臺灣圖書館每周都有圖書醫院開放日,徐美文邀請大家前往參觀、認識書籍修復之美!

喜憨天使迎向陽光 考取23張街頭藝人證照

「只要給我機會、並給予正面的態度肯定我,縱使要不斷地、反覆地練習,我也願意努力的學習、賣力的演出,只因為我要笑得更燦爛。」—周以嘉 在賣力演出的藝人中,演奏陶笛的周以嘉,很難不引人注意。其實在各街頭藝人表演場地,可欣賞到周以嘉吹奏陶笛的身影,也能聆聽到輕快的樂音。周以嘉雖是唐氏症患者,卻以音樂吸引人駐足,聆聽她令人感動的生命故事。 缺憾還諸天地 周以嘉在眾多親友的祝福下來到這個世界,一切是那麼的美滿。但是出生四個月後,在一次的感冒中被醫生診斷出疑似唐氏症的各種徵兆,包括兩眼間距比較大,易吐出舌頭,鼻子較塌,那是人體第21號染色體發生不分離異常現象所造成,患有此症狀的病童會生長遲緩,有嚴重的智能不足,甚至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等,當醫生建議周以嘉媽媽帶她到大醫院複診,確診為唐寶寶後,周以嘉媽媽痛切心骨,整天以淚洗面。 縱使難過、不想面對,但該來的還是會來,路還是得繼續往前走,周以嘉媽媽只好接受事實、改變心態,為了讓周以嘉能夠在屬於她自己人生的舞台上閃耀,周以嘉媽媽開始讓她學習生活自理、自力學習等,其中,陶笛是周以嘉所學才藝中最引以為傲的。現在周以嘉不定期於南投縣溪頭妖怪村、埔里18度C巧克力工房,表演時觀眾都給予很高的評價及熱烈的迴響。現場圍觀的人愈多,拍手愈熱烈,周以嘉就跳得愈賣力,吹得更起勁,表現愈來愈有自信,還出書自傳《第一道陽光》:見證把缺憾還諸天地、讓歡樂永留人間激勵許許多多人迎向陽光,不愧為「陽光喜憨天使」,榮獲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6年第19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台中唐寶寶揮別單親陰霾 再奏希望樂章

「媽媽陪伴我戰勝人生風雨的撲簌淅瀝,成就我堅忍不拔的毅力,還能分享生命的芬芳。」—紀芃逢 畢業於台中特殊教育學的紀芃逢,出生第3天,即被醫生診斷為唐氏症。單親媽媽吳玉梅有如大地一聲震雷在面前烙下,一度不敢面對現實。 母愛戰勝一切 紀芃逢從小體弱多病,先天就有雙眼斜視、散光、弱視、心臟破洞、智能不足等問題。至3歲時無法走路,4歲時不會口語,光認識紅綠燈顏色—就花了長達12年。紀芃逢雖然求學時,遭受過同儕孤立、歧視,但是他不放棄自我,努力學習扯鈴、陶笛、電子琴、游泳、跑步等,見證生命價值,並在林啟通老師的教導—先後考取電子琴街藝證照、11張陶笛街藝證照。 讓紀芃逢逆流而上的表現,最大功臣,就是單親媽媽吳玉梅,吳玉梅白天照顧紀芃逢,晚上出門上班養家,她一肩扛起照顧孩子的重責大任,並默默打敗乳癌,以身作則帶動孩子活出希望。紀芃逢成為唐寶寶樂團一員後,更積極投入公益活動逾百場—送愛校園、偏鄉做生命教育分享,同時永續送愛安養院、教養院、育幼院。 在家境清寒逆境中成長的紀芃逢,化母愛為力量,揮別單親陰霾,歷經風雨而茁壯,奮力不懈跨越障礙,創造生命的無限可能,陸續榮獲扯鈴、游泳、百米賽跑等第一名殊榮,還特別珍惜送愛國內外的機會,以自身生命激勵生命,有愛無懼,撒播正能量,見證天生我材必有用,叫我第一名,不愧為「單親第一名唐寶寶」,榮獲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21年第24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孜孜不倦 多障唐寶寶迎來多藝人生

「音樂讓我散播愛與善的種子、游泳讓我身強體健、畫畫讓我勤奮不懈,勇敢面對人生。」—周則翰 畢業於南開科技大學的周則翰,出生時即面臨先天性心臟病,隨之而來的是,檢測為唐氏症伴隨重度智能障礙。 堅持造就無限可能 周則翰除了須長期接受復健治療,還得練習克服先天身體受限的能力和智力理解的困難。儘管如此,他從不輕言放棄,以勤奮不懈的精神,再三的努力練習,在智力侷限下,仍養成了閱讀的習慣,突破文字障礙書寫心情感受;學游泳鍛鍊體能、從畏懼,到能悠游水中;從口水直流,到陶笛、爵士鼓駕輕就熟,吹奏美妙的樂章;從作畫生疏,到游刃有餘,也畫出第一名彩繪人生,這樣的堅持、不放棄,造就周則翰—開創無限的可能,榮獲多張街頭藝人證照,自立自強,自力更生。 多障多藝撒播愛 迄今,周則翰成為唐寶寶樂團公益義演固定班底,時常送愛至各個安養機構、及校園裡與師生分享生命教育,散播愛的種子,還考取多張街頭藝人證照,自立自強,自力更生。 最難能可貴的是:周則翰常常與學弟學妹們分享學習與成長的心路歷程,激勵學弟妹積極向上;同時,他也立志成為別人生命中的貴人,自助天助、自助助人、自娛娛人,不愧為「多障文武唐寶寶」,榮獲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9年第22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寓教於樂 創新教育讓課程「好好玩」

美,是寓教於樂,啟發創造力—陳碧涵博士主持與美感教育共舞節目,專訪台北市立金華國中黃蕙欣老師。 黃蕙欣從小就習慣、喜歡觀察人,並視其為樂趣。尤其是她的外婆,無論身處何地,舉手投足都散發優雅氣息,非常美。這樣的近身薰陶,讓她對美的概念,變得更具體可親,更有感敏銳。 學會觀察他人並具備同理心,對一位教師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能力,如此才能更理解學生的需求,才有能力設計好的課程與教學,進而邁入「好好玩教學」的層次。 112年獲得師鐸獎的黃蕙欣說:「獲獎,能讓自己任教的科目和學校被看見,這是最珍貴、最有意義、最大的肯定。」身為健康老師,致力於建構與生活息息相關、密不可分的健康課程。黃蕙欣認為,教學應該讓教師及學生都覺得是一件「好好玩」的事,讓學生在學習中產生興趣,引起自發和主動的探究行為;教師要設計「好玩好教學」的精品課程,創造美好的經驗歷程,達到「好好玩教學」發展目標。 黃蕙欣認為同儕間的相互效力,是一件非常棒的事,從不同科目的老師身上,可以借鏡許多好的教學技巧和理念,例如,體育老師的指令精準性,藝術老師把複雜的學習素材化繁為簡的提煉能力。 好好玩教學,讓學生輕鬆學習健康知能,成為一生帶著走的能力。在每課堂中,她讓學生自己選擇一個重點,堂堂都能深刻學習,積少成多,三年下來,收穫滿滿,得著終身獲益、知行合一的生活素養、知能和行動力。 黃蕙欣站在學生的角度,以同理心去發展設計精品課程,創造具美感的學習歷程,讓歡笑與美好在教室發生,刻印在每個學生心中,成為一輩子的禮物。

台中唐寶寶種下希望 散播歡笑

「我最愛的是媽媽,媽媽是我的心肝寶貝,老師是我的貴人,是對我好,對我很重要的人。」—孫郁茵 畢業於台中特殊教育學校高中的孫郁茵,因為爸爸孫銘杉、媽媽江榛芸全心全力守護陪伴成長,長期往返早療機構、醫院,總算在2歲學會走路及簡單口語。 從以淚洗面到歡笑人間 孫郁茵爸媽特別感恩台中市大肚區私立皇冠幼兒園創辦人王椒栖,主動關心協助,讓孫郁茵踏出快樂學習的第一步,也在爸媽心力交瘁、無助、痛苦的小學6年陪伴過程中,首次榮獲台語卡拉OK優選獎,看見一絲希望。 孫郁茵揮別國小融合教育受歧視的陰霾,就讀大道國中資源班和台中特殊教育學校,貼心的孫郁茵如魚得水,成為所有老師的小幫手,主動照顧其他更弱勢的同學,榮獲大道國中模範生、畢業生市長獎,接著榮獲繪畫、多元表演、音樂義演等多項才藝獎項,成為台中特殊教育學校模範生。 更在喜憨救星林啟通經師人師以課外音樂教育融入生命教育中,成為唐寶寶樂團公益義演核心小樂手,陸續考取6張街頭藝人證照,自立自強、自娛娛人。 孫郁茵感恩父母無微不至的照顧、感恩各級老師與社會各界伸出溫暖的手、感恩林啟通老師、連冠傑老師以及唐寶寶樂團的身教言教,找到了自信,種下了希望,永續把微笑撒播出去,不愧為「微笑唐寶寶」,榮獲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22年第25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台中喜憨救星帶來希望 奏出極限

「以永不放棄的行動,為喜憨天使打開一扇音樂之窗,誠邀大家一起見證天生我材必有用。」—林啟通 畢業於台中市豐南國中、沙鹿高工的林啟通,在一次偶然義演中,看到台下喜憨寶寶們天使般的笑容,讓他決定結束台中逢甲夜市財源滾滾的擺攤工作,全心全力義教喜憨寶寶們吹奏陶笛、薩克斯風等,此舉讓喜憨寶寶的父母力挺,更感動各界人士響應。 翻轉喜憨寶寶新生命 林啟通義教喜憨寶寶吹陶笛,21年如一日,從鴨子聽雷,到一音一淚;從一音一淚,到一曲一汗;從一曲一汗,到千音交響,響遍街頭巷尾,響遍監獄學校,分別讓周以嘉、陳舒妏、陳尚哲、周則翰、紀芃逢、孫郁茵等百位喜憨寶寶都考上2張到22張不等的街頭藝人執照,同時成立全球第一個台灣唐寶寶樂團,一鳴驚人,傳愛世界。 林啟通不但讓全台每個風景點都成為喜憨寶寶表演的舞台:有尊嚴地接受各界打賞;而且成為送愛國內外老人院、孤兒院、監獄、學校、醫院等主力義演團:用生命感動生命、用公益回饋社會,見證「天生我材必有用」。 林啟通帶給喜憨寶寶希望,也讓喜憨寶寶挑戰極限、奏出無限可能的生命樂章,翻轉喜憨寶寶新生命,不愧為「喜憨救星」,榮獲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7年第20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喜憨天使多才多藝 克服困境 揮灑人生

「非常感恩大家的陪伴、呵護與教導,我才能由蛹幻化成蝶,再如蝶般的飛舞;相信自己,相信心目中的理想,無論遇到什麼困難,都要克服。」—陳舒妏 畢業於東方科技大學流行商品設計系的陳舒妏,是一位有主見、有想法、充滿理想抱負的唐氏症女孩。她在父親陳富山、母親蘇瑩瑩的支持下,順利融合於一般學校中,有更多機會與其他同學互動、學習與成長。對此,陳姝妏一家感謝大家的協助與包容。 陳舒妏求學過程中,曾遭受差辱難堪的刺激,但她每次學習成果的展現總有亮眼成績,如紙黏土的手藝—榮獲國內外各界爭著收藏;再奏生命樂章的陶笛表演,榮獲5張街頭藝人證照;還有「蛹化蝶—東方圓夢大展」—讓東方設計大學譽滿亞洲。 最難能可貴的是:陳舒妏用紙藝穿越臨界,用繪畫揮灑人生,用陶笛吹出希望,常常跟著唐寶寶大器樂團,送愛醫院、監獄、養護所以及偏鄉學校,不但見證「天生我材必有用」,而且帶動熱愛生命風潮,不愧為「多障喜憨天使」,榮獲台灣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8年第21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