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搜尋結果

已找到 99 則相關結果

【搶救遷台歷史記憶庫-3】追憶在長春路生活的日子

編按:凋零不可逆,搶救不容緩,兩岸故事在時間的字句中飛奔。沈春池文教基金會「搶救遷台歷史記憶庫」計畫,期能為大時代的悲歡離合留存歷史見證,珍藏可歌可泣的「我家的兩岸故事」。 完成「夢迴昔時邊緣地帶的通化街老家」一文後,小學同學昭祥留言「我忘不了的是長春路上的宅第!」昭祥和我是小時候的鄰居兼同學。他說,他懷念他家的老屋,也忘不了我家在長春路的大宅。長春路的老宅,周遭盡是政府官員和美軍顧問團的宿舍,日式木造房屋,很舊,庭院很大,昭祥一言,喚起了我兒時模糊的記憶。 到底是什麼時候搬到了長春路的,我毫無印象。只記得,幼稚園畢業、要上小學前,父親將老舊的房屋做了一番整修,打掉了原有的大門,改成一面左右對開、帶有鐵栓的大門,門柱和門楣是洗石子的,門楣底下安裝了日光燈。大門平常不開啟,遇有車輛進出、搬運貨物時才會開大門走大路。大門旁邊,另外做了一個有彈簧鎖的小門,供平日進出之用。 房屋修葺完工,正巧是我上小學報到註冊那天,臨出門前,背著書包,穿著制服,在新修的大門內留影。半個多世紀過去,照片泛黃,人像模糊,已看不清自個兒幼時的清秀模樣。 改裝後的庭院,除了2株原本就有的、高達2、3層樓的大王椰外,小門入口到客廳進門台階前,種植了幾株桂花、茶花和木槿,還搭建了一座葡萄架;大門入口,水泥鋪成的「迎賓大道」直達台階,兩旁種植了夜來香。葡萄攀藤,覆蓋了整座葡萄架,葉蔭疊疊,夏天午後,涼風習習,大王椰搖曳,葡萄架下,成了外公最佳的午憩場所。 民國39年,父親和四叔逃難來台,不久,四叔染疫病故(我們長大後,拼湊若干蛛絲馬跡,合理懷疑,來台時服憲兵役的四叔,很可能是白色恐怖的犧牲者。)父親孤身在台,和母親結縭後,侍奉外公如生父。那時,外公還在台北縣政府服務,每個周末,父母親都會邀請外公來家用餐,用餐時,父親會奉上一瓶紅露酒,餐後,微醺的外公躺在葡萄架下的涼椅上,酣然入睡。 迎賓大道的另一邊,是一座鋪了高麗草的花園。父親不知從何處買來一組鞦韆,蹺蹺板,還有一個手搖的旋轉椅,整個花園,就像是個具體而微的兒童樂園。小小的兒童樂園裡,我和弟妹留下了許多兒時的記憶和影像。 長春路老家的庭院,是絕佳的賞月場所,也是元宵節玩花燈的好地方。小時候的台北,不似今日的酷熱。中秋夜,夜涼如水,爸媽帶著我們,在院子裡擺上桌椅,月餅、柚子,舉頭望著月裡嫦娥和月兔杵臼,聽著父親講述兒時在武穴老家過節的日子,無比逍遙。元宵節當晚,父親放完一串鞭炮後,我和弟妹,拎著彩色玻璃紙和竹篾扎成的飛機、輪船和關刀的燈籠,繞著院子遊行,不出門,也能體會上元燈節的快樂。 在模糊又似清晰的印象裡,整建後的「新房」,加蓋了一間敞開的餐廳,餐廳臨著後院那面,是一排落地窗,另一邊,隔著一條頗長的走廊,則是客廳。餐廳裡,父親擺上了一張頗為氣派的長條桌,足足可以容納8到10人同桌用餐。 來過我們家玩的小學同學,除了在那小小的兒童樂園玩耍外,幾乎都曾經在寬敞的餐廳裡,嘗過媽媽親手做的小點心。暑假將盡,有些特別要好的同學也會相約到家裡趕暑假作業,趕工的場所,首選餐廳那張長桌。 小學時,經常被指派參加國語演講比賽。比賽當天,一大早媽媽就會去自家雞窩那兒,掏出一個熱呼呼的生雞蛋,打散了,用開水沖開,加點冰糖,讓我一口吞下,據說可以保養喉嚨。接著,媽媽會坐在餐桌的一頭,扮演聽眾,我則站在長餐桌的另一頭,試講給媽媽聽。 那些年,父親事業頗為成功,時常呼朋喚友來家打打牌、吃個便飯。氣派的餐廳,正好派上用場。父親在家宴客應酬,或是母親親自下廚,或是叫外賣。那時候的外賣送餐,老闆或伙計都提著一個長方形的大木盒,裡頭裝著各色菜餚,打開木盒,擺上餐桌,一頓豐富的晚餐於是開席。 打麻將的人,其實不太在乎餐飲的內容,比較在乎的是茶水香菸是否供應無缺,在乎的是麻將間通風與否、溫度是否宜人。新房子的客廳,方正又寬大,一邊擱著鋼琴、落地燈,和最新的飛利浦出產的落地豪華收音機與留聲機;沿著2面窗戶,是4把精雕的太師椅和茶几,邊上還有一張厚實的書架,書架上,擱著好些日文雜誌、兒童繪本和有注音符號的書籍。客廳中間,放得下牌桌和兩張擱茶水與菸缸的小桌外,還容得下2張大塑膠澡盆,澡盆裡放著一座小牆似的冰塊,兩架電風扇對著冰牆直吹。民國50年代初期,這樣的麻將間,怎能不吸引人。 沒有牌局的日子,客廳是弟妹練琴的場所,是我閱讀課外書籍的地方,也是父母親訓誡我們兄妹的所在。冬天裡,父親便會拿出一個乳綠色、類似青花瓷的火盆,升起炭火,擱上一個圓形的鐵架,一面烤火,一面燒著開水,等水燒開了便可用來沖自製的麵茶。小弟出生後,火盆上換上了小弟的尿布和未乾的衣物。隔年,父親生意受挫,舉家搬到通化街,火盆依舊在,炭火不再,再過幾年,古意的乳綠色火盆,不知所終。 就像日劇裡呈現的那樣,大門穿堂,邊上有一鞋櫃,進了門,脫了鞋,換上拖鞋,還得上2個台階,才算進了家。老家房子內室的地板,全是長長寬寬的雙層木板條拼成的,深褐色的地板,打上蠟,光彩奪目,很是高級。我們小時候,常穿著襪子,在屋裡的長廊上玩起溜冰的遊戲,惹得媽媽拿著雞毛撢子,忙著制止我們,怕我們跌跤,也因為洗襪子累人。 進家門後,一邊通往客廳,另一邊則是兩間臥室,外帶一間小的書房。臥室裡的格局,全然不記得了,只記得那時有張大床,爸媽常在睡前帶著我們4個毛頭孩子,窩在大床上,唱歌講故事。冬天,我們兄妹喜歡將冰冷的小腳,擱在父親的暖烘烘的肚子上取暖。 50年代,環境衛生不甚乾淨,庭院草叢,屋宇高架地板下,蚊蟲特多。夏天裡,蚊蟲特愛叮咬孩子白嫩嫩、幼咪咪的皮膚,一不小心,手臂上、小腿肚上,甚至大腿上盡是「紅豆冰」。洗完澡後,我們4個小孩,一字排開,站在臥室的大床邊,輪流讓媽媽為我們擦藥。遇到已經化膿的苞苞,媽媽用縫衣針戳破膿包,擠出黃色的膿和紅紅的血,再塗上紅藥水,撒上白白的消炎粉末。 新房子的浴室,用磁磚砌了一個可以深坐的直立式浴缸,後院加裝了燒熱水的鍋爐。抗戰爆發前,父親被送到日本讀書,這一去,整整8年,直到抗戰勝利。留日8年,父親特別喜愛泡澡。寒冷的冬夜,父親帶著我們兄弟,在熱氣騰騰的浴缸裡泡澡,是最幸福的回憶。 忘了浴室和廁所是分開的還是在一塊兒,廁所門邊牆壁上,掛了一幅小尺寸的水彩畫。那幅畫,畫的是靜物,皺褶的桌布上,擺著2顆蘋果,花瓶裡插著一束鮮花。那幅畫是世界知名畫家李芳枝阿姨的傑作,李阿姨是媽媽北一女高中的同學,赴法國深造前,特地畫了那幅水彩畫,送給媽媽當結婚禮物。媽媽說,我很小的時候,坐在小小的痰盂上學著自己排便,排便完畢,不知怎地,就會抬頭望著那幅畫,大聲喊道「鮮花蘋果,好囉」。日後,「鮮花蘋果,好囉」便成了我們小孩排便完畢的通關密語。 54年,搬離長春路時,那幅鮮花蘋果也隨行到了通化街,因無處懸掛,收到樓梯下的儲藏間,時日久了,芳蹤杳然。2022年,媽媽溘然長逝,整理爸媽遺物和家中雜物時,赫然發現,失蹤已久的那幅鮮花蘋果,就收藏在書櫃頂上。 住在長春路時,家裡環境頗為優渥。課餘,我跟著媽媽北一女的同學、當時在北市商執教的周月坡阿姨學畫,大弟和妹妹則跟著長安國校的官老師學小提琴和鋼琴。 北市商位於大龍峒,孔廟的對面,周阿姨的畫室也在學校旁。上課的日子,我得帶著畫具,從長春路走到中山北路搭公車,東轉西轉,轉到大龍峒。應該是周阿姨教導有方吧,從小學一年級到小學五年級,我年年參加全國學生寫生比賽,年年優勝,家中獎狀,厚厚一疊。轉學到東門國校後,在升學主義「荼毒」下,童年的繪畫生涯,於焉告終。 大弟和妹妹學琴,媽媽身兼交通大臣和隨堂督學,還趁著弟妹上課時,學得一招半式。平日在家,媽媽以身作則,嚴格督促弟妹練琴,兩三年的功夫,儘管媽媽功夫未臻化境,拉琴彈琴,自彈自唱,完全難不倒媽媽。 大弟的小提琴功夫,雖然還不及交響樂團首席小提琴手的地步,闖蕩各類比賽,綽綽有餘。印象中,搬遷通化街前,似乎也曾另投名師。大弟後來進入華岡藝校,也在藝校的交響樂團擔任小提琴手。當時,華岡藝校與國立藝專齊名,師資傑出,藝校培養的不少音樂家,至今仍活躍在台灣樂壇。 妹妹後來有機會跟隨長春國校的徐欽華老師學琴,日後,妹妹也曾有機會請日籍鋼琴大師藤田梓,指點琴藝,卻因家裡經濟不允許,沒能追隨名師。妹妹念北一女和台大時,都擔綱學校合唱團伴奏,也藉著教授鋼琴賺取學費。徐老師已登耄耋,直到現在,妹妹每由美返台時,都會登門探望恩師。2023年,徐老師在加拿大辭世。 除了學畫,我還有一項由父親主持的「晨間課外教學活動」。小學二年級後,父親嚴格規定,每日清晨,由他親自授課,「點閱」教授《幼學瓊林》和《論語》,一天背誦一段,次日驗收,驗收不過,戒尺伺候。父親授課、驗收、懲罰,都在書房裡進行。父親幼時接受私塾教育,授課時,真的是用紅墨水筆,逐字「點閱」,翻開當時我念過的「仿線裝書」,內頁斑斑點點,盡是父親的墨跡和筆跡。有些時候,父親前晚應酬,宿醉半醒未醒,次日清晨,父親依然準時起床授課,父親身上的酒味混著嘴裡的菸臭,至今難忘。 我四、五年級時,兄妹3人同時就讀長春國小,是代表學校參加校際作文、演講、小提琴、鋼琴音樂比賽的常勝軍。不過,學校師長眼中的好學生、風雲人物,未必就能贏得所有同學的好感。記憶中,我和大弟都曾在學校被別班的學生霸凌過。在我幼小心靈上,留下很壞的記憶。不過,父親要我們發揮阿Q精神,就當他們是亂吠的野狗。我雖不解阿Q精神是什麼意思,對他們的霸凌,倒也因而釋懷了。 住在長春路的童年,無憂無慮,有著滿滿的幸福。每周假日,母親和好友們相約,支開各家的老爺,帶著一票小傢伙,到陽明山、天母或是植物園郊遊、寫生和野餐。不郊遊時,父親出馬,帶著我們兄妹和三弟,或遠征福隆海水浴場,或是到西門町的中國大戲院、萬國大戲院看電影。有一回,父親帶著我們,才走到南京東路、吉林路口的公車站,路口新開張不久的第一大飯店,祝融到訪,熊熊烈火夾著黑煙,滾滾而上,把我們嚇壞了。 住長春路時,我們小孩有個傷風感冒、或是要打預防針,媽媽都會帶我們走到南京西路、美而廉西餐廳再往下走幾步的黃小兒科掛號看診。醫生伯伯很兇,看診時,我們都乖乖的,不敢調皮。看診完畢,如果病情輕微,媽媽會帶我們走到圓環邊上的赤峰街喝碗紅豆湯或花生湯。甜甜濃濃的紅豆湯和花生湯,祛除了吃藥的苦味兒。 除了喝紅豆湯、花生湯,爸媽也常帶我們到圓環逛夜市、看電影。記憶中,圓環那時有2家戲院,日新國校旁、首輪的遠東戲院,和放映二輪電影的中央戲院。克拉克蓋博和費雯麗主演的「亂世佳人」,是在遠東戲院看的。看完電影,不解人事的我,認定費雯麗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美麗的費雯麗勾起了我閱讀原著「飄」的濃厚興趣,不多時,我便看完厚厚一本、中文翻譯的「飄」,似懂非懂。 中央戲院看的電影,印象最深的,一是李行導演的《婉君表妹》,一是凌波和樂蒂主演的《梁山伯與祝英台》。2部電影看完後不久,我就轉學到東門國小了。就在那時,梁兄哥的黃梅調「瘋」靡全台,收音機裡點唱的聽眾,絡繹不絕,儘管父母嚴禁我們收聽靡靡之音,耳濡目染,我居然也能哼上幾段《遠山含笑》呢。 民國54年,9月1號,新學期開始,我和弟妹轉學到東門國校,一個多月後全家遷居到通化街,無憂無慮的童年,戛然結束,等著我的,是晦澀煩惱的青少年歲月。 舉家搬遷通化街後,不知是屬於父權主義者的愧疚,還是試圖東山再起的雄心依舊,好長一段時間裡,父親老喜歡在日曆紙背後,畫著各式房屋的草圖。我問父親「畫這幹嘛」父親有些靦腆又充滿著憧憬對我說「爸爸有錢後,再買一棟大房子,等你們結婚後,全家可以住在一塊兒」。儘管在日本接受過高等教育,少小離家的父親,思想還是很傳統,老念著全家族都住在一塊兒。 父親的豪宅夢,終究沒能實現。年歲漸長,午夜夢迴,除了經常夢到回到通化街的老家外,也時常夢到自個兒返老還童,穿著制服,走過松江路,沿著長春路,回到了老家。老家前面的大馬路上,畫上了停車格,我推開老家的大門,2株大王椰依然在風中搖曳著,草坪碧綠,茶花怒放,桂花飄香,兒時居住的日式房屋,夢裡卻幻化成一棟5層樓的電梯大廈。 父親的豪宅夢,到底還是反射到我的潛意識裡了。 本文取自《台北舊事──一個外省第二代的生活記憶》專書 本專欄與財團法人沈春池文教基金會合作

大腸激躁症造成腹部絞痛 SGB治療有效改善症狀

22歲的賴小姐從幾年前開始,不知何故常發生嚴重肚子絞痛及拉肚子,無法正常上班,更不敢出遠門或參加戶外活動,曾到外院做胃鏡、大腸鏡、大便和血液檢查都正常,結果被診斷為大腸激躁症。由於一直無法獲得有效治療,醫師只能安慰她說此病不會致命,最好想辦法適應,再加上合併失眠、胃脹、胸悶、手腳冰冷及麻木、手汗多、記憶力無法集中、心煩氣燥、嚴重時臉色發白和喘不過氣等症狀,不但讓她感到失望且造成生活莫大困擾。 賴小姐在某次機會閱讀仁愛醫療財團法人副董事長詹廖明義博士著作內容,提到星狀神經節阻斷術(stellate ganglion block SGB)可治療這種疾病而燃起希望,決定到仁愛長庚聯盟醫院疼痛治療中心葉宏軒醫師門診求診,嘗試接受SGB治療。經過多次治療後不再拉肚子,其他症狀也獲得明顯改善,上班和生活皆順心如意,享受健康幸福人生。 葉宏軒醫師表示,消化道的活動是由神經系統控制,除了消化道的開始端(食道,如吞嚥)和末端(肛門、排便)可以由自己自主控制以外,其餘胃腸活動都是受自律神經所支配,自己無法自主控制。大腸激躁症是一種胃腸的症狀,簡稱腸躁症,即是一種因精神緊張而引起的疾病,原因是自律神經失調所引起的大腸運動異常與分泌功能異常。 葉宏軒醫師指出,大腸激躁症特性為:慢性腹痛、大便習慣改變,但沒有任何器官病變,通常以年輕女性居多,臨床表現為:慢性下腹部疼痛、絞痛,合併便意感,壓力或飯後症狀會加劇,大便後疼痛會改善。目前並不完全確定其成因,有可能與遺傳及環境因素、腸道對食物和壓力敏感度增加,以及免疫系統有關。 葉宏軒醫師表示,在診斷上要先排除腸道結構問題,大腸鏡檢查腸道無病灶,排除大腸癌或其他發炎性腸道疾病,事實上腸躁症不是腸道有病灶、而是腸道的功能性障礙所引起的。診斷準則包括:一、解便後疼痛會減緩;二、疼痛時大便次數增加;三、軟便;四、明顯的腹脹;五、大便有黏液;六、會有解不乾淨的感覺。飽餐、大麥、小麥、巧克力、牛奶、酒類飲料、咖啡、壓力等都會使症狀加劇,在治療上建議患者三餐要規律並慎選食物,想辦法調適心情、紓解壓力、調整生活作息和多運動。除此以外,就是症狀治療,如緩瀉劑、抗痙攣藥物、纖維性食物與多喝水,但通常治療效果不佳。 葉宏軒醫師強調,SGB能夠改善下視丘的自律神經混亂狀態,是治療自律神經失調有效的方法,因此不難理解SGB對腸躁症的治療功效。SGB可說是腸躁症的特殊療法,建議腸躁症病患不妨接受SGB治療,會有意想不到的功效。 原文出處

【禪師說禪】身無眾生 心無地獄

講述/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 禪,不限於任何一種宗教,因為每一種宗教的目的,都是要追求圓滿、追求最究竟、追求生命的根源,這就是禪。禪,具足了大智慧,也具足了原始生命。 關於佛家的禪法,大致可分為三種,第一種是唸佛坐禪,也就是在禪坐的時候,心裡默唸南無阿彌陀佛、南無觀世音菩薩,或是其他可以讓自己心生法喜的佛。修這種法門的人認為,唸了佛號以後,可以得到心裡的安詳,讓自己一心不亂,身心也會覺得和諧,將來可以藉由佛菩薩的接引,到達淨土。 唸佛未入心 求心悟本佛 一般人唸佛,都會用手撥弄佛珠,唸一聲佛號,就撥一顆珠子。這一串佛珠有一百零八顆,代表三千大千世界,包括我們體內所有的器官、組織和細胞。所以唸佛的目的,就是要讓這些器官、組織和細胞,讓這些眾生都得到清淨,讓所有法界都得到清淨,就像自己唸的阿彌陀佛或觀世音菩薩一樣清淨。 而且唸佛不是用嘴巴唸,要用心來念。怎麼用心念?就是在心裡默念佛號的時候,同時觀想那尊佛或菩薩的法相,用心懷念祂,希望自己能像祂一樣;比方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或觀世音菩薩等。也可以觀佛的法身,甚至觀佛的實相、觀佛的佛身來念佛。 平常我們看到的佛菩薩,大都是畫像或雕像,除了這樣的法相以外,其實每尊實相的佛菩薩都有光身,也就是法身,不同於肉眼所見到的畫像或雕像。當我們修禪修到某個階段,就可以看到佛菩薩的法身。 一般說來,我們眼睛可看到的境界,會隨著修為而有所不同,普通的肉眼可以看到現象世界;修到天眼,看到的又更擴大一層;再高還可以到慧眼、法眼,甚至到菩薩眼、佛眼。 在禪修中,最高的唸佛是不唸而念,根本不用唸,二十四小時在心裡自動地念。這種無唸而念才是真念,才是真正的念佛。 第二種是持咒坐禪,也就是依靠持咒的念力,幫助自己清淨人世間的汙濁之氣、清除體內的汙濁之氣,進而得到一種寧靜的「定」的境界。 第三種是禪宗印心禪法的禪定,這是佛教最重要的一派。禪宗的禪,在南北朝梁武帝的時候,由達摩祖師從印度傳到中國,祂在少林寺教禪定的要領是「禪中無他心、定中無他相」。 所謂禪中無他心、定中無他相,簡單地說,就是禪定的時候,心裡沒有其他妄念,不去想禪定以外的事。只有在這種「禪中無他心、定中無他相」的時候,才可以「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所以佛教禪宗這一派的修行,是唯一頓悟、可以一世成就、當下即身成佛的法門,這是禪宗的禪。 禪宗禪的教義是「教外別傳」,是一種不同於一般傳教方式的特別傳法,而且「不立文字」,不須經過文字相或聲音相,而是直接印心。 禪宗的禪,從達摩祖師傳來中國開始,經過二祖慧可大師、三祖僧璨大師、四祖道信大師、五祖弘忍大師、六祖慧能大師,都是「以心傳心,傳佛心印」;祂們傳的是佛的心印,以最清淨的本心傳給弟子,讓弟子也得到同樣清淨的本心,可以從一個凡人到達聖人的境界;這是禪宗的教義,也是佛說的:「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教外別傳、不立文字」,以及「直指人心、見性成佛」。 禪宗佛心印 真傳佛聖光 禪宗的傳承,是沒有傳承的;但所謂沒有傳承,還是有傳承。怎麼說呢?因為一般的傳承都有個象徵物件傳給下一代,比如傳袈裟、傳衣缽、傳教義等等;但禪宗的傳承是傳佛的心印,一般肉眼看不到,所以才說沒有傳承,但實際上還是有傳承,而且是真正的傳承,那就是傳佛心,就像影印一樣,印出來的和原件一模一樣。 而身為傳承者,最重要的,就是祂必須要修行證道,「身沒有眾生、心沒有地獄」。所謂眾生,就是體內的器官、細胞等,它們都是生命體,包括心臟、腎臟、肝臟、脾臟、肺臟、大腸、小腸、胃、膽…等。由此可知,我們為了供養身體,每天所吃的魚、肉、蔬菜、水果……等,最後都會變成身體的一部分;等到有一天,身體滅度了,裡面的器官、組織、細胞…又會變成蟲,跑出來吃掉身體的肉。所以在還沒有修到三身成就之前,身體還是有眾生。 這也是為什麼得道的聖人可以肉身不死,因為體內已經沒有眾生。一個人若修到這個境界,就可以不用吃飯,因為只有眾生才需要食物供養;得道者體內已無眾生,當然可以不必吃飯。 此外,還必須「沒有地獄」。所謂地獄,就是煩惱和痛苦。比方身體生病了,或精神上有壓力、心裡有苦惱……等,這些折磨身心的痛苦,就是地獄。 有些人不相信有天堂,也不相信有地獄;其實人間就有天堂,也有地獄,像非洲鬧饑餓、中東戰爭,還有監獄,這些都是人間的地獄。 我們修禪,要修到身沒有眾生、心沒有地獄,這是禪宗最高的修為。若能到達這種境界,就可以現出法身,那是我們本來的自己、本來的真面目,一切具足。 若以基督教來說,就是發現了聖靈之光,這聖靈之光是永生不滅的;以佛教來說,法身也是無生無滅,是永生的,這是禪宗最高的修為、最高的境界,是修禪最大的利益,找到自己的本來面目。

華碩獨家!「完美守護」三大服務 失竊也安心

為滿足使用者需求,華碩除提供創新優良產品,更重視完善服務的承諾。2024年,華碩針對筆電、桌機及AiO產品,推出全新「完美守護」計劃,涵蓋「完美保固」、「失竊守護」和「保證回購」三大服務;其中「失竊守護」更為業界首創,凡購機後2個月內至官網註冊,首年產品遭竊盜、搶奪或強盜,持受(處)理案件證明單,無須負擔費用,即由華碩補貼用戶,依原購機價提供最高80%的再購優惠。 華碩「完美守護」源自多年來深受市場肯定的「完美保固」(首年一次全機種意外人損,華碩負擔80%維修費用),為回饋消費者的支持與肯定,今年再升級。華碩聯合科技系統事業總經理廖逸翔表示:「華碩家用筆電連續21年獲得台灣銷售冠軍,我們深深感謝消費者支持,持續思考如何用更全面的服務回饋用戶,『完美保固』2017年上線以來,華碩為9,000多名用戶省下超過8,000萬的維修費,包括螢幕破裂、鍵盤進水、意外摔落等各種狀況。全新『完美守護』希望讓消費者享有除了意外人損,甚至筆電失竊被盜都不用擔心,華碩服務一直都在,更祭出保證回購!」 同時,華碩與旗下子公司翔碩科技(JOGEEK)合作推出「保證回購」。凡持配備3年內處理器之華碩筆電參與此專案,回收價再加碼,最高可達原價55%;相比翔碩回收同規他牌筆電,華碩筆電回購金額最高溢價37%;更加碼提供華碩官方商城ASUS Store購物優惠券NT$2,300;報廢機也保證有價回購。用戶可透過翔碩官網快速了解估價與申請,並可選擇全台皇家俱樂部門市現場專業估價或到府取件。 詳情參考:完美守護、完美保固、失竊守護、保證回購

戰地金門 五十年兄弟情

作者 黃丙喜/台科大酷點校園董事長 五十年,滄海一瞬,卻是人生大半歲月,足以把人磨的世傀、短利、計較和現實。20幾歲就駐守金門前線的峰上連官兵們,半世紀的時空沒有折散他們兄弟的情誼,反而愈來愈鞏固和绵密,大家更加珍惜。他們的家人們也受到感染,歡喜加入聯誼、關愛和互助的行列。 他們一行23人,參加南投杉林溪、溪頭和日月潭三天兩夜旅行。年過70,早鳥是他們共同的生理時鐘。早起去爬坡、走步道是例行的功課。杉林溪步道之前的石雕,宋代詩人曹豳寫的《春暮》適當地抒發了彼此的兄弟之情。 當兵的兄弟,甘願受,歡喜挑 「門外無人問落花,綠陰冉冉遍天涯。林鶯啼到無聲處,青草池塘獨聽蛙。」詩句的兩兩對比,生動地描述了暮春時節的繁盛和熱鬧的景象。人間呢?花開花落、歌起歌歇,也是社會冷喛的感嘆。看看這群五十年前,在最前線,用青年歲月,保國衛民的同連官兵,時間的疏遠和空間的疏離都拆不散他們兄弟般的感情。機槍班長陳冠圳說:「血緣的兄弟是命定的,無從選擇,不能否認;當兵的兄弟是隨缘的,服役相處,歲月磨練,成就了半世紀友誼,當然要加珍惜。」 1979年,中共停止對金門採取「單打雙不打」的砲轟行動。之前,在金門當兵,身心都要遭逢巨大的壓力。1974年,江明信從陸軍官校上尉教官,直接調任峰上連連長。他和營輔導長黃德喜、連輔導長賴國斌,上下一心,群策群力,一起帶領百餘連隊官兵安穩渡過那段不平靜的歲月。他們這次出遊,仍然包船包禮,照顧弟兄,一如往昔。 單打雙不打,壓力大,心不定 當時兩岸軍事對峙,戍守前線的官兵天天都面臨著被砲擊、被摸哨、被侵擾的壓力,加上各雕堡偶然的鬼壓身耳語,更增添新兵精神狀態不穩。火力班長林國敬回憶,當時軍令又規定,對於任何火力反擊,他們只能向海上發射,不能朝內陸開火。不明的暗道使得暗夜的騷擾更加的難以防止。怎麽辦?月黑風高下,他們想出了有效的制敵策略。眾官兵溪頭談起,回想當年膽識,猶感神勇。 共苦才有同甘。蕭慶敏和甘桃義當時是預備軍官役的排長。夜間急行軍的操練,至今還在他們身上留下硬朗的烙印。生活歷練和工作經驗讓這群兄弟愈來愈相信人生的機緣,楊澄凡和孫越湛異口同聲地說:「接蕭排的是古排,接甘排的是施排,天下就有那麽湊巧的事,只要惜緣,好事都能成雙,不奇怪。」 無爭亦無辯,是默契,也福氣 溪頭的台大農場,杉木参天,盡顯天地自然之美,晨光之中,它也閃爍著群樹競相伸頭昂軀,迎向陽光的生存哲理。這群兄弟在叢林之下彎腰扭背、踢腿掦脚,吸氣、彆氣、吐氣,相互傳授健康保身方程式。修習佛學者,大樹之下,看著生意盎然的「觀音座蓮」,堅石之上的頑強孤樹,勾起禪意,沿路解說佛學精句,像山邊的流泉,不分基督、天主、阿拉或菩薩,無人爭辯,應是五十年修來的默契。 靜默之中,突然江指揮官一聲立正口令,威聲響徹杉林,迥盪空谷,誰說廉頗老矣!他精氣十足地宣達,提議邀請同行的林董加入峰上群組,教授附議品學兼優、風趣慷慨,兄弟們鼓掌通過,笑聲連連。 五十年,當然會在人生際遇上造成差距。得意的,常出門,是幸福的人;不如意的,自畫圈圈。江連長從指揮官退休後設立了「愛和關懷基金」,邀集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努力建立連隊的聯繫網路和溝通平台,為一時失意的兄弟伸出援手,渡過難關。 兄弟也同袍,唱朋友,再相會 德國心理學家佛洛姆說:「愛是人的生命中積極主動的力量,而兄弟愛是人類社會主動式的共生結合,它的情誼是建立在相互的責任、尊重、平等、關懷和了解之上,彌足珍貴。蘇嘉榮是江明信的陸軍幼校同窗,他和妻子楊佩敏参加了此次旅遊,同聲讚賞峰上連官兵五十年兄弟愛的福份。 時間不會暫停,也不能逆轉,好時光尤其令人感到短促。遊覽車重回三天前出發高鐵台中站。路程太短,想唱的歌太多,大家贊同江連長的提議,路邊多停五分鐘,大家合唱周華健的「朋友」:朋友一生一起走,一句話、緣一輩子、一生情,一杯酒。朋友不曾孤單過,一聲朋友,你會懂,還有傷,還有痛,還要走,還有我。下了車,上了車站,同營兄弟賴宏隆來相會,哇!又一個五十年的故事,大家更捨不得走。握手、敬禮,互道珍重,期待下次更多的兄弟攜家帶眷來相會。 ※以上言論不代表梅花媒體集團立場※

【禪修釋疑】最有福報的人

講述/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 不是說,修行以後,可以變得比較順遂嗎?為什麼我還是一直不順利? 雖然我們已經修行,但不表示一切就會很順利;因為還有很多累世的業障沒有清淨,必須等到全部都清淨以後,才會愈來愈順利。 一個有福報的人,修行以後會更有福報;但如果不修行,當福報享盡,就和沒有福報的人一樣,災難就上門了。而沒有福報的人,本來就會遇到很多災難,但修行以後,可以把災難轉為平安。 尤其我們修的印心佛法是究竟法,將來等到我們往生的時候,就會知道自己與那些沒有修行、或不是修究竟法門的修行人,有什麼差別了。因為每個人都會面臨死亡,當命終時,如果像我們一樣,修的是自度法門,就不必等佛菩薩來接引,自己就可以到佛國;但如果是沒有修行的人,很可能就是牛頭馬面來帶你到陰間了。 一個人活著的時候,氣是從下方往上到頭部,同時頭部的氣也會往下走,就這麼在體內循環。但如果斷氣了,下面的氣會慢慢走到心的位置,然後就上不去了;頭部的氣也是走到心就下不去,同時腦部的意識也會下降到心。此時,因為氣無法在體內循環,所以人就進入昏迷狀態。 在昏迷中,靈性(此時應該是指靈魂)要離開色身是很掙扎、很痛苦的,除非是修行究竟正法的人,可以直接以一道光的形式離開,否則就會看到一些恐怖的相,尤其是造很多惡業的人,可能就會看到牛頭馬面在等你。 人生真正的價值、最重要的一大事,就是修行佛所傳下來的正法「印心佛法」,所以能修行印心佛法的人,是最有福報的人;因為如果沒有修行印心佛法,靈性下輩子不知道會輪迴到哪裡,祂這樣轉來轉去地輪迴,是很痛苦的,而且靈性的痛苦會直接影響色身,讓色身也很痛苦,會很不順利。所以能夠修行印心佛法,是天大的福報,是過去累世修來的,要好好珍惜。

【禪與科學】禪定與免疫力息息相關

文/蘇立仁博士 國立中央大學科技反毒教育與研究中心主任 美國洛杉磯加州大學研究團隊在2016年發表了一篇「禪定與免疫」的相關文章,文中提到,禪定可降低透過核因子-κB轉錄的活性,以及肝臟衍生的C反應蛋白血液裡的表現量;意思就是,禪定可降低不健康的全身性發炎反應。 人體細胞其實是相當脆弱的,在面對外在環境的感染源或病原菌、甚至病毒時,第一道防線就是皮膚,又稱外皮系統。由於皮膚表皮覆蓋著角質化的鱗狀上皮細胞,故可將大部分的細菌或病原菌阻絕於體外。然而,當這層最外面的防禦系統受到外力或發生病變時,就無法保護體內細胞。因此,從演化觀點來看,人體必須發展出另一套防衛系統以自衛,也就是免疫系統。 免疫系統—人體防禦機制 免疫系統的主要功能,是讓我們能夠在自然界平安地存活,從功能分類來看,大致可分為6類,包括防禦體內或體外的感染、正確判斷外來物質、預防老化或罹患疾病、產生抗體、預防癌症,以及維持健康。 通常我們把免疫系統概括為兩種,一是干擾素所啟動的系統,二是與免疫細胞相關的系統。 由干擾素啟動的免疫系統,所需時間較長,大約在感染後的2至3天才會發生作用,通常是由受到病毒感染的細胞所分泌。它的機制大致上是,當人體細胞受到病毒攻擊感染後,會在死亡前產生大量的干擾素,並釋放到細胞外,結合旁邊沒有受到病毒破壞的細胞表面,誘發它從內部合成抵抗病毒的蛋白,進而抑制病毒的複製與大量增殖。換句話說,就是被感染的細胞會協助鄰近細胞一起對抗病毒,並防止被病毒感染。 然而干擾素的產生,對病毒的種類並沒有特別的專一性;因此,體內產生對抗某種流感病毒的干擾素,也可以防止其他種類流感病毒的感染。但對不同物種,則是有專一性的,也就是人類產生的干擾素,只能作用於人類,所以不能拿其他動物所製造的干擾素來用於人類。 而與免疫細胞相關的系統,可分為中樞免疫器官及周邊免疫器官。中樞免疫器官包括骨髓及胸腺;周邊免疫器官則包括淋巴結及脾臟。 淋巴系統除了免疫器官外,也有形成類似血管系統的淋巴管網絡。骨髓可分為紅骨髓及黃骨髓,不過只有紅骨髓可以產生造血功能,以及製造防禦系統所需的白血球,也就是先從紅骨髓製造未成熟的血球幹細胞(blood stem cells),然後再進一步分化形成顆粒球(嗜酸性球/嗜中性球/嗜鹼性球)、淋巴球(T細胞/B細胞)及天然殺手細胞(natural killer cells)。這一系列白血球會廣泛分布於血管及淋巴管,搭配淋巴結及脾臟,協助過濾或消滅外來物質及病原菌。 抗體辨識病原菌需14天 與免疫細胞相關的防禦機制也分為兩大類,第一類是某些免疫細胞會像變形蟲一樣,在自身細胞內吞噬外來的病原菌,並加以分解、破壞,以解除感染狀況。所以當身體受到感染並產生發炎(inflammation)現象時,免疫細胞就會透過產生發炎因子的所在地,趨近、聚集並開始產生清除病原菌的機制,這就是所謂的趨化作用。 另一類則是透過T細胞與B細胞淋巴球所形成的防禦系統,其最重要的機制是產生極高專一性的抗體(antibodies)。對於外來的病原菌在初次感染時,會需要一點辨識時間,也就是抗體必須和病原菌(或稱抗原)進行配對與辨識,過程約需10至14天,一旦辨識成功,就會在體內產生永久記憶;未來,只要被相同的病原菌或病毒再次感染時,身體就會快速產生相對應的抗體,告訴其他免疫細胞外來感染源的位置,並進而吞噬、摧毁。這也是為什麼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間,要求那些可能被感染風險者要自主管理14天的原因。 在免疫細胞中,某些特定的轉錄因子(transcription factors)也扮演很重要的發炎反應角色。這些相關轉錄因子會分泌蛋白質到細胞外,比如核因子-κB(nuclear factor-κB, NF-κB)就是一個廣為人知與發炎相關的轉錄因子,當它活化時,會進入細胞核,與去氧核糖核酸(DNA)結合,並進一步啟動其下游相關的基因。而這個基因的功能,就像一個控制發炎機制的前驅物質,它會轉錄出與發炎相關的細胞因子產量,並進入周邊血液系統,強化發炎反應。 這些發炎因子與中樞神經系統(central nervous system, CNS)有著緊密關係;同時,核因子-κB基因的活性也是一個很重要的訊息,這整個訊息途徑,會讓神經分泌訊息的周邊免疫系統產生強化調控。換句話說,當我們心情劇烈變化時,核因子-κB基因就會被大量分泌在周邊的血液系統,同時也會增強全身的發炎反應。在沒有病原菌或感染源出現的情況下,全身發炎反應等於是一種不健康的生理反應。 禪定可改善人體發炎現象 美國洛杉磯加州大學研究團隊在2016年發表了一篇「禪定與免疫」的相關文章(註),文中提到,藉由禪定,可以降低透過核因子-κB轉錄的活性與肝臟衍生的C反應蛋白(liver-derived C-reactive Protein, CRP)血液裡的表現量;意思是說,禪定可以降低不健康的全身性發炎反應。 不單如此,免疫系統也會增加T細胞的總含量;這意味著強化了免疫防禦的能力。這些蛋白質對於全身保護(例如防止自體免疫和敗血性休克)和促進免疫細胞分化至成熟,可說是至關重要。然而,禪定也能改善發炎因子表現量失調,以及減少發炎現象長期升高所造成增加疾病和死亡的風險。 此外,禪定還會造成細胞端粒酶(telomerase)的活性顯著增加。由於高等生物細胞內的染色體結構是以線狀的雙股螺旋呈現,不像細菌是環狀的雙股螺旋結構,所以在細胞不斷分裂的過程中,染色體兩端的端粒(telomere)長度會逐次變短,細胞老化的過程會有明顯的端粒縮短現象;當端粒長度短到一個程度時,細胞會自動啟動凋亡(apoptosis)機制,走向死亡。但若透過禪定,則可促使端粒酶活性增加,讓染色體末端可以維持長度;這暗示禪定具有延長細胞壽命及減緩老化的特性;可見禪定對維護人體健康及促進長壽,的確是具有功效的。 (註)參考文獻:Black DS, Slavich GM., Mindfulness meditation and the immune system: a systematic review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Ann N Y Acad Sci. 2016 Jun;1373(1):13-24. Review. 蘇立仁博士 小檔案 學歷:國防醫學院生命科學研究所博士 現任:國立中央大學生醫科學與工程學系副教授 國立中央大學科技反毒教育與研究中心主任 國立中央大學高通量實驗分析核心設施主任 財團法人博愛文化基金會董事 財團法人世界領袖教育基金會董事 中華民國天然藥物協會永久會員 愛群生醫國際董事 社團法人婦幼健康促進協會專業諮詢委員召集人 修行資歷:自1990年修行印心禪法迄今

【禪師說禪】宇宙生命的真相

講述/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 修禪要修有生命的禪,因為有生命的禪才是真正的禪。所謂有生命的禪,是指一切生命體本有的生命之光,祂附在一切眾生身上,是具有生命的生靈、靈魂、靈體、靈光。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不同的名稱?因為是以該生命體的本質是清淨還是汙染、光明還是黑暗而命名的。 我們修禪,是修「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成菩提」這兩句地藏王菩薩的偈語。所謂地獄,是指心裡的煩惱和痛苦,我們要讓這些煩惱和痛苦全部滅度、全部空掉;眾生是指自身體內的眾生,我們要修到體內沒有一個眾生存在,也就是沒有病痛。如果能做到這兩句偈,絕對可以成佛,而且是現世的活菩提、活菩薩。 執見引爭端 離相本圓空 平常不管是修行,還是與人交往,都要經常想到這兩句偈,祂最重要的意義,就是要離相,不要過分執著;因為太執著,就會有偏見,人與人之間就會對立,甚至發生抗爭。如何避免呢?就要在這方面多下功夫。 禪定的時候,要把現在意識和過去意識全部放空,進入一個無我無念的境界,也就是身空、心空,然後入於無為,才能接到大自然的生命力量,它會很自然地進來,此時若專注禪心脈輪,會發現有個閃亮的光點,甚至可以坐在一片光海中禪定。 整個大自然界充滿了禪的生命力,也具足禪的大智慧。身為禪修者,要懂得與大自然接觸,對大自然的一切變化要好好地參、好好地開悟。 我們知道,月亮繞著地球轉,地球則繞著太陽轉,如果用心去參月亮的生命力,就會發現,一些精神不正常的人,每逢農曆初一或十五,都會發作得特別厲害,因為此時海水會漲潮。為什麼會漲潮?因為月亮有一種看不見的大自然「禪」的生命力,當太陽、地球、月亮形成一直線時,月亮對地球上的生物(包括植物)會有一種很強烈的引力磁場,其威力之大,甚至可以把潮水拉起來,所以病人在這個時候都會覺得不舒服,因為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往上拉著他。 另外像非洲,也有許多不可思議的事,譬如當地人發現,每逢初一、十五,他們砍的大樹倒下後,都會從裡面裂開;本來一棵完整的樹木可以有很多用途,但裂開以後就不能用了。為什麼樹會裂開?因為月亮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吸引力量,會在初一、十五把樹木的氣(能量)吸走,於是樹的中心就變成空的,此時若去伐木,再加上樹倒下時所產生的加壓力量,就會讓它裂開,但如果在其他時間伐木,樹心就是完好的。像這些都是生命靈力的展現,修禪的人不可不知。 脈輪應天地 真禪超生命 大自然界有許多智慧是我們不了解的,需要科學家來證明。我們修禪,要時常接觸大自然,要讓自己的精神、心靈與大自然同在。當我們和大自然同在的時候,就會和大自然同體,身體會產生變化,包括體質和氣質。 修禪不僅要知道大自然界存在許多大生命力,同時也要知道怎麼用它,尤其在農曆初一或十五禪定的時候,最好能讓心靈和月亮起共鳴,會發現頭頂有許多甘露水滴下來,或是看到身體內外都充滿白光,這就是來自月亮不可思議的生命力量。 另外,每個月的兩個節氣也要特別注意,這是天地交泰、陰陽之氣會合的日子,若能接到它,就可以用它。如果是沒有修禪或生病的人,每個月到了這兩個節氣時,都會特別難過,也會老得特別快;但如果是修禪的人,反而可以得到它的力量,讓身體更健康、智慧更增長,這是修禪的好處。 可是大部分的人看不到,也想像不到,認為只是坐在那裡打坐,沒什麼特別之處;但其實在入定以後,可以見證大自然的生命力和智慧力,等到有一天,自己也具足這些大自然的能量時,就可以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不但可以利益自己,也可以利益更多眾生。 我們每天所接觸的人事物,處處都蘊含著禪機,就看自己如何體悟;不管如意或不如意、愉快或不愉快,其中都有禪的智慧,要懂得去參悟。 大自然的一切變化都具足生命力,我們要去開發,但在開發之前,自己先要具備一些條件,才能讓身體接到這些力量。尤其在得到大自然的智慧以後,還要更進一步地證明它,否則,有了智慧卻不去印證,這種智慧是空的,不是實相。 修行要先入於「空」,但若過分執著於「空」,最後反而會「落空」,所以要突破「空」門。我們在宇宙中的所見所聞,都是很有限的生命(有生有滅的生命),這些生命都是分段生死,「生」了以後「死」,「死」了以後再「生」;雖然每次投胎的生命體不一定相同,但生命是一樣的,永遠脫離不了流轉,這種生命現象就是輪迴。 因為這種生命體的一切法相都非常有限,所以「如何超越有限的生命,使之成為永恆的生命」、「如何讓短暫的生命達到最究竟的生命」,成為每個修行人、每個宗教所追求的目標。在本門印心佛法最究竟的法門之下,也有一些方便法,讓眾生可以逐步開悟,證到最究竟的境界,也就是永恆的生命源頭。 什麼是涅槃妙心?涅槃就是無生無滅,因為無生,所以無滅,也就是永生、永恆的生命。妙心是很微妙、不可思議的心靈世界,是心靈的大體。 三身本無量 宇宙智慧光 一般修行有所謂的體大、相大、用大;「體大」是指大自然界一切眾生現有的身體,包括地球、一棵樹、一隻野獸…等,這些眾生都生活在同一個宇宙,雖然形相有大有小,但生命體都一樣,都來自於禪的生命之光、聖靈之光。所以,當我們了解人與眾生都是一體的時候,就可以進一步發現自己的法身。 「體大」之後,就是「相大」,這個相就是法身,法身無量大,沒有時間和空間的限制,不分過去,現在,未來,三者同時存在,這是法身的力量,就是「相大」。 「用大」是有了報身和法身之後,如何去應化、如何去改造眾生、如何去改變世界、如何去妙用。 這些都是修行人在入世、出世時,應該要做的事,所以當自己還沒證到圓滿的最究竟境界時,「修」就是精進,「行」就是證明,去證明自己所學、所知道的,然後有一天,當這些所學、所知道的一切,不需經過學習或動念就可以運用的時候,就是最無為而且無上的,也就是妙用,可以很自在、很自然地運用,不必經過思考,就像心臟會自然地把血液輸送到身體各處一樣,是一種無為的妙用。 像這些存在於大自然界,不需經過學習,自然就知道的智慧,就是禪的智慧。

大甲媽回鑾 頂新和德攜志工端出茂谷柑迎香客

被譽為世界三大宗教活動的大甲媽祖遶境進香活動,將於14日回鑾,進香隊伍11日經過彰化縣永靖鄉時,由頂新和德文教基金會、永靖慈濟環保站、永北社區發展協會、成美文化園和永靖鄉共好協會,共同打造的「環保旗艦型香客服務中心」,不僅提供食住盥洗、飲水、咖啡、早餐、現煮素麵服務,還供應柑橘類產銷履歷達人栽植的香甜茂谷柑,展現農村熱情。香客們除對服務讚不絕口,也紛紛透過香客服務中心的捐款箱隨喜結善願,幫助永靖在地公益團體及弱勢家庭! 在地團體攜手打造的「環保旗艦型香客服務中心」共有「頂新大樓」和「永靖慈濟環保站」兩個據點,免費提供香客食住盥洗等服務,其中環保站據點也設置捐款箱,讓香客隨喜捐款做公益,幫助在地公益團體。 共同促成服務的永北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劉育勝說,去年的香客服務活動讓志工們獲得成就感,這次有更多人報名搶當志工,希望齊力讓香客感受在地的溫暖和親切的好客精神;慈濟志工劉文隆說,除了提供環保站做為香客住宿場地,慈濟志工也協助加強環保宣導,讓活動後的環境能夠維持整潔,大家一起守護這塊土地。 頂新和德文教基金會在今年的香客服務中,也結合在地產業,積極推廣在地好物。基金會表示,永靖做為知名的「苗木之鄉」,水果苗稼接技術遠近馳名,更是全台最大的水果種苗供應地,此次特別與在地瑞軒農場合作,提供柑橘類產銷履歷達人栽植的香甜茂谷柑,為香客補充新鮮活力。 來自西螺的香客林小姐獨自騎車一路跟隨媽祖,第一次來到永靖慈濟環保站感到很驚喜,從來沒發現有這麼舒適寧靜的地方,她端起熱騰騰的現煮素麵捨不得吃,要先拍照打卡分享給朋友,明年還要再來!

華碩慈濟攜手 數位教育助力花蓮重建

在2024年4月3日發生的花蓮大地震後,許多學校的教學設施受到嚴重損害。為了支援災區的教育復原,慈濟基金會與華碩電腦於今日簽署「共善合作備忘錄」,將提供電腦資訊設備給受影響的學校,以期幫助學子們盡快恢復正常的學習環境。 慈濟慈善基金會執行長顏博文表示,花蓮地震災後慈濟馬上在第一時間投入救災,包含熱食的提供、與政府和其他NGO合作建立收容安置以及重災戶的應急金發送等。而這次特別感恩與華碩合作,不僅是對災區學校的即時援助,也是對未來數位科技教育和社會永續發展的長遠支持。 華碩電腦董事長施崇棠表示,地震發生第一時間公司內部即啟動人文關懷機制,了解位在災區的華碩同仁身家安全,並發起「同島一心為花蓮祈福」募款活動,展現人溺己溺的大愛精神,集眾人之力,幫助當地重建家園。華碩透過本業驅動數位包容計畫,與慈濟基金會攜手為0403花蓮大地震之受影響學校和學子,提供電腦資訊支援及數位科技教育之跨界合作,透過智慧科技開創多元學習方向。 慈濟基金會與華碩電腦合作提供資訊科技設備、規劃中長期數位學習課程,透過各種教育計畫幫助學子們擴展視野、提升學習技能,實現自我價值。這項合作得到了花蓮縣教育處和學校的肯定,讓更多的學子們能夠享有優質的教育資源,為他們的未來奠定更堅實的基礎。